【网站地图】【Ctrl+d 加入收藏】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透视神医

605 第六百零五章 太纯洁了点

时间:2018-11-29 13:32:22  来源:  作者:
看到李勇来到近前,美希运佳那精美的俏脸上微微浮现出淡淡的微笑,给人一种友好的亲切感,仿佛多年的好友偶然相遇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敢上我的车吗?”她挑起悠扬的秀眉,做出一个挑衅的手势,野蛮而霸道。

    想不到这个怕死的女人,还有如此张扬的一面。只可惜李勇听不懂她的话,就看向带他过来的香泽纯月,希望她翻译一下。

    “小姐问你,敢不敢上车。”香泽纯月笑盈盈的翻译,眼神中闪过一丝轻蔑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美希运佳为什么会亲自跑过来找这个外国男人,在她眼中,这位外国男人虽然样貌英俊,是位难得一遇的美男子,但是还远远配不上自家小姐。

    平时,不知道有多少比李勇还美的美男子,想和美希运佳一聚而不可得。李勇被美希运佳邀请上车的一幕,要是传扬出去,不知道会有多少男人嫉妒得发疯。

    可是,李勇没有一点自豪感,发现被两个女人鄙视了,他立刻来气了。

    “特么的,别说上车,就是上人,我也敢啊!”李勇毫不客气的拉开后排车门,直接坐了进去,正在他关上车门时,香泽纯月也挤了进来。

    只见香泽纯月的俏脸红红的,拘谨的坐在李勇身边,侧着娇美的身子,严肃的说道:“李先生,请不要使用一些生僻词,翻译起来会很困难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生僻词?”李勇笑眯眯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像‘特么的’,就像‘上人’,类似的词语。”香泽纯月美眸含怒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勇想了想,就更改道:“那就这样说,别说上车,就是和她睡觉,我也敢。”

    香泽纯月的俏脸立刻拉长了,也更加羞红了。她冰冷着脸,非常严肃的说道:“李先生,我们家小姐不是随便的女人,请你自重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随便的男人。”李勇乐呵呵的笑道:“有些女人想睡我,也是白日做梦。”最后,李勇还摆出高傲的神情,清高的就像太监的清白似的。

    “我看,你就在白日做梦。”香泽纯月掩嘴而笑,媚态动人。

    她本想发怒的,可是有美希运佳在旁边,她就是敢怒,也不敢言。

    这时,美希运佳发现香泽纯月的异样,就扭头说了一句什么,香泽纯月立刻用日语解释起来。李勇发现,香泽纯月好像有些害怕美希运佳。

    他也随即明白,一个小姐一个丫鬟,丫鬟怕小姐,也是正常现象。

    看着她们讲话,李勇虽然听不懂,却觉得语气和表情,都很有意思。就像玩鸟的老头,看着笼中心爱的鸟儿,叽叽啾啾,跳来跳去,而心生欢乐一样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香泽纯月看向李勇问道:“我家小姐问你喜欢吃什么?”

    李勇的目光在她那诱人的酥胸上面一转悠,淡淡的说道:“吃奶。”

    香泽纯月发现李勇的眼中有蓝光闪烁,那坏坏的表情,仿佛能把她看光了似的。她不由得远离李勇几厘米,却并没有体会到李勇话语中的变态含义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就直接用日语向美希运佳说道:“小姐,他说他喜欢吃奶。”

    “吃奶?”美希动佳皱了皱眉头,古怪的说道:“我们本地的牛奶不太好吃,你问问他,是喜欢冷藏的欧洲牛奶还是空运过来的美洲鲜奶?”

    香泽纯月立刻用华夏语向李勇问道:“你是喜欢欧洲牛奶还是美洲牛奶。”

    李勇很想说,我喜欢你们俩自产自销的奶,我希望能成为你们的第一个客户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还是忍住了,看这两个女人,纯洁的就像幼儿园女娃子,李勇也不想让她们太早的明白这些成熟男人才懂的东西,真的不忍心教坏她们。

    李勇开启透视眼,发现她们的奶虽然都不小,却绝对还没有生产过。他觉得,越是没生产过的,一定越是好吃。想到这里,他心头一热,兽血都沸腾了。

    都想现在扑上去,品尝一口。

    可是,最终他还是努力压制住邪恶的想法,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美洲奶。”

    没多久,汽车开进一家豪华酒店,名字是日文和英文的混合,李勇看不懂。

    香泽纯月介绍道:“只有这家酒店里供应美洲的鲜奶,李先生,你有口福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勒个去,你们小姐不会真的请我吃奶吧?其实,比着美洲的奶,我更喜欢欧洲的酒。”李勇急忙改口,觉得有美人如斯,喝点酒才有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里要奶有奶,要酒有酒,你随便喝。”香泽纯月轻轻一笑,很是客气。

    可是,李勇又想起了他还要去找希丑公司的老板淡生意的事情,觉得不能在这里耽误太久的时间,更是不能喝酒,免得被日本交警查出酒驾。

    据说,现在全球的交警都在查酒驾,酒的销量已经接连下滑,有些酒的价格,都遭到了腰斩。在这个严峻的形式下,就算韩璐不规定他少喝酒,他也不敢多喝。

    美希运佳把李勇带进一个典雅优美静谧的房间里,笑盈盈的示意李勇坐下。

    香泽纯月并没有跟进来,而是乖巧的守卫在门外面。

    李勇看了一眼门外,觉得很奇怪,因为香泽纯月要是不在,他和美希运佳根本无法交流。他们语言不通,要想沟通,必须得要个翻译。

    这时美希运佳取出两粒指甲盖大小的电子芯片,她取出一粒白色的先放入自己的耳朵里,然后把黑色的递到李勇面前,示意李勇也放进耳朵里。

    李勇接到手里看了看,虽然看不懂这是什么,但是他并没有察觉到美希运佳的恶意,也没有看出这个芯片有危险。于是,他放轻轻的进了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你好,李先生。”他的耳朵里突然响起美希运佳的甜美声音,不再是不明所以的日语,而是他能听得懂的华夏普通话。

    他这才发现,被他放进耳朵里的芯片,原来就是日语和华夏语的自动翻译转话器,这是有位著名科学家,专门为了方便国际社会上各国领导人开会而研制的。

    用这个小小的高科技玩意儿,李勇和美希运佳可以直接交流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过来干什么?”李勇开门见山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很帅,不仅长的帅,医术更帅。”美希运佳是第一次夸赞一个男人。她说的不紧不慢,声音甜美,表情可爱。

    其实,这是一种商业谈判的简单技巧。要想获得,必先给予;夸赞就是一种给予的最简单有效的方式。把对方夸赞得开心了,谈判也会顺利很多。

    以前,没有哪个男人能让美希运佳说出这样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李勇淡淡一笑,曾经最讨厌拍马屁的行为,真的有人拍到他的屁股上,他也和俗人一样,心里喜滋滋的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你救那个差点被出租车撞死的孩子,使用的针灸术炉火纯青,非常奇妙,你的医术一定非常高明……”

    李勇非常惊讶的打断美希运佳,问道:“你也看到了?你是怎么看到的?”

    “哦,我是通过道路监控看到的。”美希运佳淡淡的解释。

    李勇心里却有些不舒服,冷声问道:“你在监视我?”

    同时,他心里也很疑惑,因为一般人的监视会被他轻易发现,而美希运佳的监视他却一直没有感觉到。这让他的心头掠过一丝危险,这危险给他敲响了警钟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气氛有些尴尬,美希运佳欲言又止,她想解释一下,却又觉得越是解释越会增加李勇的疑惑。因为监视别人的行为,毕竟不光彩。

    这时,房门被轻轻的推开,香泽纯月带着一位捧着一大杯鲜奶,穿着和服的日本服务员走了进来。等到服务员把这杯鲜奶恭敬的放在李勇面前,并和香泽纯月一起退出房间之后,美希运佳才轻笑道:“这是正宗的美洲鲜奶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杯鲜奶,李勇觉得很难喝完,在他的印象里,日本人饭店里,大多量少,很少有这么客气的。他喝了一口,发现并不是他喜欢的味道,就更难喝完了。

    美希运佳却已经掩嘴而笑道:“不是这样喝的,你要一点一点的喝,这么大一杯,你喝过了,我还怎么喝?这是两个人的量,我们要分着喝。”

    说着,美希运佳从下面取出两个瓷杯,分别倒了半倒。

    她保持着微笑,在尽量把气氛活跃起来,想带动李勇的情绪,转移李勇的注视力。要是李勇一直纠结被她监视的事情,就会很麻烦。

    她端起一杯轻轻的嗫了一口,笑盈盈的说道:“我还从来没有喝过,哪个男人喝过的东西;今天,我喝了你喝过的鲜奶,这是我的第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你找我过来就是为了喝奶?”李勇觉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是你说喜欢美洲奶,我才带你过来的。”美希运佳慢慢的解释道:“本来我要带你去另一家更好的酒店,可是那边没有美洲鲜奶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我更喜欢你的奶。”李勇厚着脸皮,直言不讳,语气里还带着浅浅的愤怒,这也是对被美希运佳偷偷监视他的报复了。

    “我哪里有奶?”美希运佳一脸懵逼,竟然没有听懂,实在是太纯洁了点。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