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网站地图】【Ctrl+d 加入收藏】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透视神医

601 第六百零一章 一百万

时间:2018-11-29 13:32:22  来源:  作者:
李勇把车子停在一个隐蔽的地方,向女人打听清楚吉步东明家别墅的具体位置之后,就一指点晕了这个女人,然后吩咐封雨梦好好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封雨梦惊恐道:“勇哥,你把她怎么啦?她不会死了吧!”

    “死不了,为了不让她逃跑,只好让她先睡一会儿。”李勇也是无奈,要是封雨梦会点功夫,他也不用点晕这个可怜的女人了。

    因为用力量点住女人的穴道,气血不通,对她的伤势恢复实在不利啊!

    “那你能不能把我妈妈救醒过来?我一个人在这里,害怕。”封雨梦请求道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?我马上就会回来。”说着,李勇下车,走向别墅区的高大围墙。

    他没有弄醒封晴晴,因为他实在不喜欢封晴晴的危言耸听。

    轻松的翻过围墙,李勇在一幢幢的豪华别墅间,寻找六十六的门牌号码。

    还好他的速度快,而且,目光还能看穿夜色,远远的就能看到门牌上的号数,还能透视十几幢别墅,看到最远处的门牌号码。

    这也让他少走很多冤枉路,一排一排的寻找过去,没多久就找到了。

    开启透视眼向这幢三层的别墅内看去,里面的情况立刻映入他的眼帘中。

    一楼住的都是仆人和保镖,二楼空着,三楼也空着。李勇觉得奇怪,难道吉步东明不在家吗?要是找不到人,可就白跑一趟了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就向地下看去,这一看,心头一惊,不由得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因为下面的场面太过震撼,看得李勇都愣神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一百多平米的大房间,里面有四个女人和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这男人四十多岁,体型偏胖,个头偏矮,就像一个肥胖的矮冬瓜,李勇看过照片,此人正是若飞的老板吉步东明。

    此时,他只穿一件背心,手里拿着一把皮鞭,正在四个赤裸的女人中间,像国王逡巡着自己的领地一般。那睥睨天下的眼神,那傲慢桀骜的表情,那阴狠毒辣的目光……不可一世,高高在上,仿佛把什么都不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这四个年轻貌美的女人,有一个躺在床上,一个爬在地板上,还有一个绑在柱子上,另一个被系着双手吊在绳子上,双脚还踩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她们全都穿着黑色丝袜和红色高跟鞋,赤裸的上半身被涂抹着黑红的颜色。

    她们扭着屁股,摆出各种各样的惹火姿势,骨子里都冒着骚气。

    吉步东明不时的举起皮鞭抽打在她们身上,每被抽打一下,她们都会痛出声来。听到她们的痛叫声,吉步东明哈哈大笑,仿佛很是享受。

    他们好像已经玩了很久,每个女人身上都有清晰的鞭痕,黑色的丝袜都破了,有些鞭痕在流血,上身的颜色也掺杂了部分鲜血,变得怪异起来。

    在李勇的目光中,这四个女人虽然伤的不严重,流血的鞭痕却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老子虽然不行,却一样玩你们,怎么样?爽吗?爽就叫出来,被老子抽够了一百下,就给你们一百万……”吉步东明用日语一边叫骂着一边喊叫着。

    那些女人叫得很大声,刚开始,李勇还以为她们很痛苦,都想冲进去救她们于水深火热之中。渐渐的,李勇就发现,她们脸上的表情,痛的并不明显,她们故意叫的很大声,还拖长单调,一高一底,抑扬顿挫,很有节奏感。

    好像在刻意的配合着吉步东明,她们之间好像在进行着一场变态的交易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,用力抽我吧,抽死我吧!”一个女人大声叫喊。

    “把你的精力全都发泄出来,我们爱你。”另一个女人也不甘示弱。

    “七十下了。”这个女人,好像有点受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撑一下,再有三十下,我们就能赚到一大笔钱。”这个被吊起来的女人,眼神里满是渴望,仿佛有很多钞票在眼前飞舞。

    “贱货,为了钱就出卖肉体,我要抽死你们这些贱货,哈哈哈……”吉步东明连连挥动皮鞭,狠狠的抽打着。这皮鞭是扁平的,就像一条腰带,抽打的很响,却也抽打的面积大,有时候能把人的皮肤抽破,却并不致命。

    李勇藏身在一片树林中,欣赏着他们的表演,并没有急于行动。

    因为他发现地下室只有一个出入口,还有四位魁梧的保镖守着。他并不忌惮这些保镖,却忌惮地下室的一箱炸药。这要是在他冲进去的时候被引爆,他就是功夫再高,也极有可能被埋到地下,或许就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李勇并不是冲动的人,在这种情况下,他自然要保护自己的绝对安全。

    看着吉步东明和四个女人的表演,李勇一点也听不懂他们的家乡话,就像看着无声电影似的。只能看他们的动作和表情,并依此联想一些自己喜欢的内容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就看不出更多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,吉步东明仍下皮鞭,拿起毛巾擦手。然后一摆手,就有人送来笔和纸,他写了一张支票递给一个女人,厌恶的喝道:“滚蛋。”

    这些女人千恩万谢的告辞离开,连衣服都不敢穿。只到退出地下室,这才彼此搀扶着,开始穿拿在手中的衣服。

    这些衣服太短太小,根本遮不住她们的身体。她们显然并不顾忌暴露一些出来,胡乱的穿上之后,就急匆匆的离开了。仿佛这里是个恶梦,要尽快忘记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场变态的交易。”李勇觉得这些女人真可悲,觉得吉步东明真残忍,同时也觉得金钱真是太邪恶了,都说钱是罪恶之源,由此看来,果然不假。

    看到四个女人乘车离开后 ,李勇收回目光和思绪,继续透视向地下室。

    吉步东明喝了一杯水,休息一会儿,就起身上楼。

    他最终来到三楼,他的那些保镖,并没有跟上来,而是全都焦在一楼休息。

    吉步东明并没有睡觉,而是站在床上,看着墙壁上面的一个奇怪图案。

    李勇还以为那是一副画,仔细一看,不由得握紧拳头,心里怒意蹭蹭升腾。

    因为那是一张人皮,是晒干的人皮,而且,还是一张女人的皮。

    李勇都不敢去想,在吉步东明剥下这张人皮的时候,这个女人承受着多么巨大的痛苦。吉步东明连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都做得出来,李勇都想杀了他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李勇不再迟疑,他小心翼翼的绕到别墅后面,身子贴着墙壁,像壁虎一样向上攀爬。从一楼爬到二楼,再爬到三楼。他突然打开窗户跳了进去。

    在吉步东明受到惊吓,正要惊叫之时,李勇已经一指戳中吉步东明的胸门穴,吉步东明全身酸麻,身子一软,直接晕厥倒地。

    李勇又看了一眼,挂在墙壁上的,那张干燥的女人皮,他真的被深深的震撼了。在他的记忆深处,以前有吃人肉喝人血的事情,他都觉得没有这个残忍。

    眨动了一下坚毅的眼神,李勇没有再耽误时间,而是快速的走出房门,沿着楼梯直接来到一楼,轻轻的靠近,把别墅内的家仆和保镖,全部点晕过去。

    确定再也没有一个人醒着,李勇这才不慌不忙的来到吉步东明的卧室里,对着这个矮胖的身子,他飞起一脚,狠狠的把吉步东明踢醒过来。

    吉步东明滚到墙边才睁开眼睛,他痛叫一声,这才看到李勇。发现李勇只是一个人,还很是年轻,他就立刻爬起来,扑向前来,挥拳便打。

    可是,他的拳头刚刚挥起来,就被李勇一巴掌抽打在脸上,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,他原地旋转一圈,半边脸顿时红肿起来,连牙齿都脱落两颗。

    上面,更是留下了清晰的巴掌印,连指纹都印了上去。

    感受着如此大的力量和疼痛感,吉步东明顿时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意识到他根本不是李勇的对手,只好不再反抗。沉默片刻,就用日语大声的叫喊起来:“来人,快来人呐,有人闯进来了,有人要杀我……”

    一听到日语,李勇就一阵头大。特么的,听不懂,也没有办法交流,怎么办?

    啪啪啪……气愤的李勇举起手掌,又一连抽了吉步东明十几巴掌,直接把吉步东明打得鼻青脸肿,牙齿全部脱落,嘴巴不停流血,几乎发不出半点声音。

    只到此刻,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都不见保镖上来,吉步东明彻底死了心。

    他意识到,李勇既然来到楼上,就一定把他的保镖全都处理掉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李勇可能会把他杀掉,他就胆战心惊,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他不再反抗,也不再喊叫,只是不停的喘息,就像一条将死的老狗,在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生命走到尽头,痛苦死去。

    他很害怕和恐惧,却不知道怎么办是好。他向旁边爬去,想尽量离李勇远一点,仿佛远一点就会安全一点。

    看到吉步东明已经变得服服帖帖,李勇却一阵苦恼。

    难道还要把封雨梦叫过来吗?被封雨梦知道太多事情,也不好啊!

    李勇抱着一丝希望,出声问道:“会说华夏语吗?”

    一听李勇的声音,吉步东明就是一愣。接着,他吐出嘴巴里面的血和牙齿,用生硬的华夏语,带着浓重的东南沿海口音,惊叫起来:“你是华夏人?你原来是华夏人,你一定是华夏人。大侠,我会一点点华夏语,请问,你找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吉步东明的华夏语虽然很难听,好在李勇勉强听得懂。他心里一喜,脸上却极为严肃的说道:“杀你。”同时,还用手做出一个砍脑袋的动作。

    吉步东明远比那个女人更加怕死,他立刻瘫软在地,屎尿横流,屎臭味立刻充满整个房间,气得李勇真想一脚踩死他。

    “妈蛋,给老子吃了。”李勇又甩了一巴掌,直接把吉步东明抽翻在地。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