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网站地图】【Ctrl+d 加入收藏】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透视神医

598 第五百九十八章 这才是男人的本来面目

时间:2018-11-29 13:32:22  来源:  作者:
吃过点心,大家各自散去。夜色很深了,一个个回到房间里,渐渐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韩菲抱住李勇,小手在李勇身上摸啊摸的,她每次这么主动,都是想和李勇亲近亲近。李勇哪里不明白她的意思,立刻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可是,韩菲却推开李勇,轻轻的说道:“我就想摸摸你,不想做那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好摸的?”李勇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虽然没有什么好,但是我喜欢。”韩菲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“好吧!你随意。”就这样,李勇在韩菲的抚摸中,开始了修炼。

    第二天,韩菲带着封雨梦继续去公司上班。

    除了田秋霜跟着保护她之外,松岛野光也跟着她一起。

    因为韩菲有时候会有呕吐恶心头晕的妊娠反应,而松岛野光,能很好的处理。

    整整一天,李勇和韦方霞都在家中修炼。

    在李勇的神识感知中,苍井小星多次上楼来喊他吃饭,却来到门前又犹豫了。叫了两声,得不到回应之后,她只好回到楼下,最终也不敢进去惊动李勇。

    因为李勇有过认真的交待,在他休息的时候,谁也不要去打扰他,吃饭也不用叫。韦方霞也和他一样,苍井小星也想喊韦方霞出来吃饭,最终也是没有敢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她,李勇的话不能违背,韦方霞这个女人也不好相处。

    看到一桌丰盛的菜肴,却没有人吃,苍井小星就觉得太浪费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她给松岛野光打去电话,经过韩菲的同意之后,就带着封晴晴一起,把饭菜打包四份,送去勇菲公司里,给韩菲田秋霜封雨梦和松岛野光四个女人吃。

    因为韩菲是孕妇,她还专门做了两种适合孕妇吃的日本菜。

    李勇一直修炼到韩菲晚上下班回来,听到动静,他这才睁开眼睛,看到韩菲甩下高跟鞋,仍下皮包,脱去外套,有气无力的坐在床沿上,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他感觉到韩菲的情绪不太好,就翻身而起,把韩菲压在大床上,望着韩菲的大眼睛,笑眯眯的哄道:“菲菲,来,和老公亲一个。”

    韩菲叹息一声:“姐夫,等人家洗了澡,再亲吧!”

    李勇看到韩菲的眼神有点不对,就问道:“你怎么啦?公司出事了吗?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什么事,就是和若飞公司本来谈好了合约,结果他们却不过来签约,放了我们的鸽子。打电话问他们的负责人,他们竟然说,他们的老板从来不和华夏人合作,以前不知道我们公司是华夏人办的,还让我们尽早退出日本市场。”

    李勇安慰道:“因为海岛之争,两国的关系有点紧张,有些老板做出过激的行为,也是正常现象。他们这样说,也只是一时的情绪使然。等他们冷静下来,或许就改变了想法,说不定,还会主动找咱们签约呢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若飞可是东京的一家大企业,他们老板既然敌视华夏,这生意一定是没法做了。今后,说不定他们还会打压我们的公司。”韩菲又是一声叹息,她突然发现,要想在国外发展企业,实在比国内更加困难艰辛。

    特别是在国际形式不太明朗的情况下,简直是举步维艰,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和若飞公司的签约如果不能成功,和另外几家公司的合作,就会更加困难。

    华夏人在抵制日本的产品,日本人也在抵制华夏的产品。

    抵制是一把双刃剑,一旦挥动,不但伤害对方,也伤害自己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。”李勇轻轻一笑,就色眯眯的吻向韩菲的嘴巴。

    “人家还没有洗澡。”韩菲身上有汗味,不想被李勇吃到汗水,就扭开了头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洗。”李勇轻轻的抱起韩菲,慢慢的走进浴室里。

    韩菲搂着李勇的脖颈,俏脸浮现一丝红润。

    一阵喷水的声音响起,两人站在喷洒下面,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,犹如梦境。

    李勇一脸笑眯眯,把韩菲也感染的一脸笑盈盈。

    都说悲伤像病毒,会悄无声息的感染;其实,快乐也一样会感染。嘻皮笑脸的李勇,用快乐的情绪包围韩菲,赶走韩菲心头的焦虑不安,点燃她心里的快乐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搓搓,你也要帮我搓搓。”李勇商量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韩菲被李勇一件一件的脱去衣服和丝袜,一丝不挂的站在镜子前面。她平静的看着自己的身子,觉得陌生而又熟悉,心里升不起半点波澜。

    不像李勇看着她,会情不自禁的露出坏坏的表情,眼神火热,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“你正经点,别老是想吞了我似的。”她轻轻一笑,妩媚动人。

    “我可不舍得吞了你,我要养着你,把你养得越来越迷人。”李勇嘿嘿的笑:“等你老了,也是这么的迷人,我会帮你搓澡,帮你梳头发。”

    “我如果牙齿都掉光了,你还会吻我吗?”韩菲仰脸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我会吻你的牙床,吸溜你的舌头。”李勇坏坏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讨厌。”韩菲媚眼如丝,这个时候,她说的绝对是反话。

    李勇关掉喷洒,往韩菲身上涂抹一遍香喷喷的沐浴乳,接着用清水冲净,然后就拿起一块专门搓澡的海绵,开始蹲下身,从下到上,细心的帮韩菲搓洗身子。

    那娴熟的动作,那专注的神情,就像一位从业多年的搓澡工。

    “姐夫,不要搓那里。”韩菲一声销魂的呻吟,双手挡在下面,轻轻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的地方,都搓干净了,就差这里没搓了。”李勇一本正经的解释道:“我看这里有点黑,你别怕痛,我用力帮你搓搓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呃……”韩菲呻吟着移开身子,夹紧双腿,俏脸早都变得红彤彤了:“这里不是都有点黑吗?每个人都一样,怎么搓,也是黑的。”

    “再帮你搓会吧!我看你,很喜欢的。”李勇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这里太滑了,我受不了。站不稳,就会摔倒的。还是我帮你搓吧!”韩菲抢走李勇手中的海绵,在李勇身上胡乱涂抹一遍沐浴乳,就帮李勇搓起来。

    李勇嫌海绵太柔软,不够劲,就拿起一个搓澡巾:“用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姐夫,用这个,会伤到皮肤。因为人的皮肤表面有一层保护膜,搓掉了,肤色就会变得暗淡无光,变得粗燥难看。还是用海绵吧!海绵是搓澡神器,可以柔软的去掉毛孔和皮肤上的角质及灰尘,一般要逆着毛孔生长的方向向上搓,效果还会更好。姐夫,就是这样的。”韩菲边搓边讲解,就像一位敬业的搓澡妹。

    李勇嘿嘿一笑,就惬意的享受起来。反正身上也没有灰,搓不掉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可是,过了一会儿,李勇还是觉得韩菲搓得太温柔了,就忍不住的说道:“用点力气,一定要把灰尘搓掉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够用力吗?”韩菲还害怕搓痛李勇呢。

    “不够,再加点力气。”李勇笑道:“还有这里,好好的搓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有什么好搓的?”韩菲不乐意的揉了一把,一揉就变大,就像变魔术一样,看得她心惊肉跳,心里不由自主的升腾起火焰,也是一阵火热。

    “太黑了。”李勇很讨厌那里的黑,他曾经想过很多办法,却总是弄不白。

    “这里本来就黑,根本不是灰尘,这好像是天生的色素沉积导致的,是先天因素,根本搓不白。”韩菲轻笑着解释,她记得她曾经看到过相关说明和报到,却又记不大清楚了。反正男人和女人身上,都有一处特别黑的地方,是正常现象。

    “你尽量的揉吧!”李勇乐呵呵的表达出自己的愿望。

    韩菲就多搓了一会儿,搓着搓着,还觉得很好玩。

    洗好澡之后,李勇擦净韩菲的身子,就把韩菲抱出浴室。此时,韩菲早满脸通红,呼吸急促,眼神迷离,有些迫不及待了。

    李勇也血脉喷张,眼神火热,那玩意儿早像树干一样挺拔。

    他把韩菲仍到床上,一下子就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姐夫,你轻点。”韩菲提醒道:“别压到孩子了。“

    李勇也知道,所以,他很听话。一米八的粗狂汉子,突然变得比女人还温柔。

    都是为了孩子。

    李勇一直不敢过于粗暴用力,他总是缓慢的运动,刻意压制着心头的欲望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两人腻歪了将近两个小时,韩菲数次达到顶点,李勇却一直隐忍不发。最后,韩菲累得都想睡觉了,李勇还在继续忍耐着。

    他发现,不达到一定的速度和力度,不达到那种节奏感,他根本喷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姐夫,你怎么还是这样?”韩菲握着那个,喘息着问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男人的本来面目。”李勇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让它休息会吧!别累坏了。”韩菲关怀备至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先休息吧!等会就好了。”李勇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韩菲轻轻的坐起来,盘着双腿,开始闭目修炼。

    等到韩菲进入修炼之中,李勇催动灵力,压制住心头的欲念,那个骄傲挺拔的玩意儿立刻服软了,变成肥硕豆虫的样子,软绵绵的趴了下去。

    随后,李勇翻身而起,轻轻的穿上衣服和鞋子,就走出房间,来到楼下。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