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网站地图】【Ctrl+d 加入收藏】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透视神医

568 第五百六十八章 熟门熟路

时间:2018-11-29 13:32:22  来源:  作者:
胡柴大吃一惊,仓促之间,挥起左手在面前划了一个黑色的大圈,然后一掌拍到圈上面,黑色的大圈顿时幻化成无数黑色的小点点,.手机最省流量,无广告的站点。

    那些蝌蚪般的小点点好像拥有着生命,迎击上李勇甩飞而来的三十六枚银针。在那些黑色点点的作用下,虽然有些银针偏失了方向,但是,仍然有几枚银针刺中了胡柴的身体边缘。银针只是普通的银针,这让胡柴暗自庆幸。

    如果银针上带点毒或者有着倒钩,胡柴恐怕就要完蛋了。

    但是,一感觉到银针上残留着的,绵绵不绝的力量,他还是大惊失色了。

    “天女散花。”

    胡柴好像一下子受到了极大的刺激,叫出这个响亮的暗器名字后,面色就黑如污水,紫似腐肉,好像还散发着恶臭。他目光涣散的一步一步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就像胆小怕黑的人,走夜路遇见了鬼一般,他提心吊胆的退出十几米远,这才转身而逃,瞬间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他的右臂被释影捅出一个血窟窿,身上又被银针刺入肉里,再打下去,也点不到便宜,只好逃跑了。而且,那天女散花的暗器手法,他极为恐惧。

    要是被银针刺入穴道里,他就会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后悔了,后悔杀掉王军。

    他抢夺释影匕首,已经和南门山结仇,杀死王军,也和京城王家结了仇;他身受重伤,惶惶如丧家之犬,不知道哪里才安全。

    李勇铺展开神识功法,确定胡柴真的逃跑之后,这才不顾自己身上的内伤和外伤,急忙跑到韦方霞面前,认真查看韦方霞的伤势。

    他看到韦方霞被一拳打中右胸,右边的大波肿的像一座山丘。

    这一拳好像震伤了韦方霞的内脏,韦方霞口鼻流血,呼吸微弱。

    还好没有死掉,只要没有死掉,以李勇现在的医术,就能把她治好。

    李勇一下子取出十枚银针,快速的刺入韦方霞胸膛和脑袋上的十处穴道之中。他以这十处穴道为点,不停的把灵力输送进去,修复韦方霞的伤势。

    还好李勇体内的灵力足够多,渐渐的,韦方霞的呼吸越来越有力,脸上的灰暗神色也慢慢的恢复了一些血色。半个小时后,她终于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看到李勇,她露出一个幸福的微笑,轻声问道;“我们还活着?”

    “活着。”李勇轻松一笑:“有我在,死神都会绕道,不敢把你带走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韦方霞心中升起无与伦比的安全感,把她感动的想哭。

    “我累坏了,来,吻一口,给我补充些能量。”李勇把韦方霞扶起来,两人轻轻相拥,对面而立,四目相对,李勇有气无力的张嘴,疲倦的请求:“快点,韦姐,不要吝啬,给我点力量吧!”

    韦方霞红了红脸,却还是仰起蛾首,把红润鲜嫩的唇瓣印在李勇脸上。

    韦方霞刚刚好转,并没有太多力量,吻的也是疲软无力,就像一阵微风吹过。

    李勇乐呵呵的拍了拍韦方霞的脑袋,这才盘腿而坐,催动体内的灵力,开始为自己疗伤。可是,他的这个举动,吓了韦方霞一跳。

    因为韦方霞以为他晕倒了,急忙伸手搀扶,还惊慌问道:“你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你的嘴巴有毒,我要运功疗毒。”李勇露出一副嘻皮笑脸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哼。我毒死你。”韦方霞咬牙一笑,就猛然松开李勇,李勇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牵动伤口,痛得他一阵龇牙咧嘴,又有血线从嘴角溢出。

    韦方霞这才发现,李勇身上的衣服早已经破烂不堪,从那衣服裂开的缝隙里,可以清楚的看到李勇身上黑紫红灰布满伤势,韦方霞心里一痛,泪水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“韦姐,我都没有死,你哭个屁?”李勇抬头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死了,我才不会哭。”韦方霞急忙擦去泪水,强硬道。

    “死是解脱,解脱要笑才好,要载歌载舞才好。当然不能哭。”李勇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闭嘴,还不快治疗你的伤?”韦方霞焦急的催促。

    李勇这才闭眼动功,开始为自己治疗。

    刚才经过和胡柴的激烈战斗,他也伤的不轻,身体上有多处伤口,有的伤口深可见骨。要不是他早都为自己止住了血,恐怕都成了一具干尸。

    虽然伤的非常严重,但是李勇清楚的知道,自己并没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身为神医传人,他只要不直接死掉,就能治好自己。

    在他的记忆深处,每一位神医都是打不死的小强,他们一边战斗一边为自己治疗,遇到危险时,战力惊人,往往能把强敌反杀。

    而且,在反杀之后,医神的力量还会得到突飞猛进,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李勇也很期待,不知道他现在会不会和以前的神医一样,也在经历过生死考验之后,实力有所增进。

    眼下,他也只能先为自己治疗,然后才能查探自身的实力。

    于是,李勇沉下心来,催动灵力,认真的治疗起来。

    身上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,在一缕缕灵力修复下,都在快速的愈合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一连消耗了近百缕灵力,李勇身上的外伤和内伤全都好了。就连断掉的肋骨都重新长在一起,那原来的断裂处,好像比以前还要结实。

    他又仔细的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实力,只觉得自己体内空空如也,仿佛被无数的美女轮番扑倒,把整个身体都掏空了似的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实力有所增强,反而还有些虚弱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情况,和古代的那些神医不太一样,这让他有点茫然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睛,看到韦方霞正坐在身的面前,怔怔的看着他。那花痴一样的目光,让他觉得好笑:“韦霞,你看什么呢?难道我脸上开出了花朵?”

    韦方霞俏脸一红,急忙说道:“没什么。对了,那个老头呢?”

    “早跑了,被一刀砍伤,他哪里还敢留在这里?”李勇轻笑道。

    “跑了?他杀死了王军,让他跑了,我们怎么向王家交待?”韦方霞焦急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为什么要向王家交待?”李勇疑惑不解的反问。

    “王军死在这里,王家一定不会善罢甘休。”韦方霞有些害怕。因为这事关人命,而且,还是王家的嫡孙,远远比被李勇抢了生意还要严重无数倍。

    “这管我们什么事?王军死在胡柴手中,王家就是要报仇,也只会去找胡柴这个元凶。”李勇站起身来,还把韦方霞拉起来,一边走向汽车,一边淡淡的说道:“和我们无关,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“可是,王军的尸体还在这里,我们要不要叫警察来?”韦方霞以前很有主见,叫警察根本不和李勇商量,现在她却处处都询问起了李勇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不用,就当不知道。让王家的人自己去找吧!”李勇拉开车门,请韦方霞上车,然后他坐进驾驶位,开车返回中海市。

    韦方霞总觉得不安,想起王军的死,就忧虑重重。可是,一切平静如常,再加上李勇的安慰,她也渐渐的不再想这件事情了。

    一阵大雨落下来,鸟儿归巢,芦苇荡随风摇摆,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还好李勇开的快,在土路被雨水浸成烂泥巴之前,汽车已经行驶上公路。

    回到韩家别墅,李勇开启透视眼,确定韩璐和韩菲都不在家的时候,这才带着韦方霞一起下车,躲开门卫保镖的眼睛,快速的跑进别墅里。

    因为李勇的休闲服破烂不堪,韦方霞的短裙上也粘了血迹。

    两人的形象欠佳,实在不好意思让别人看见。

    韦方霞跑进楼下的房间里,李勇也准备跑到楼上的卧室里。可是,他突然看到保姆王缘正在打扫二楼的卫生,为了不被王缘撞见他此时的狼狈样子,只好转身下了楼梯,稍一犹豫,就紧随韦方霞之后,也跑进了韦方霞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韦方霞正在脱衣服,那光滑洁白的酮体,如脂如玉的肌肤,立刻映入李勇的眼中。李勇急忙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不好意思,让我先呆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干嘛呆在我这里?”韦方霞捂了捂上面,又捂了捂下面,总也捂不完,这才急忙拿起刚脱的衣服挡在身前,好隔绝李勇那火辣辣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王缘在楼上打扫卫生,你看我这副模样,总不能让她看见吧”李勇乐呵呵的解释着,那放光的眼睛却不停的在韦方霞身上扫来扫去,扫去扫来。

    “快下班了,要是韩璐和韩菲回来怎么办?”韦方霞担忧道:“被王缘看到你这个样子,总比被韩璐和韩菲撞见你在我的房间里更好吧!”

    “就一会儿,王缘马上就打扫好了,等她下来做晚饭,我就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别盯着我看。”韦方霞羞涩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长这么好看,却不让我看,你是什么意思?”李勇眨巴着眼睛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“呸,我在脱衣服去洗澡,你盯着看,我还怎么脱?”韦方霞娇羞嗔怒道。

    “有我看着,你不应该脱的更优雅,更漂亮,更彻底吗?”李勇坏坏的笑着:“快点脱吧!我又不是没有看到过,就你那桃花源,我早都熟门熟路了。”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