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网站地图】【Ctrl+d 加入收藏】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透视神医

495 第四百九十五章 先让老公乐呵一下

时间:2018-11-29 13:32:22  来源:  作者:
几位打手,挥舞着手中的棍棒,立刻向李勇打过来。

    另外几位冲向红玉和韦方霞,他们瞬间分成三队,显然训练有素。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看一眼就爽死了,摸一把,我怕我会死掉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摸两把,你马上死掉吧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扑向李勇的打手,沉默不语,直接使出狠招,想以最快的速度把李勇打倒。

    冲向红玉和韦方霞的打手,却没有这么凶狠了。他们就像一群无聊的狗,在戏耍两只猫。冲一下就退开,冲一下再退开,还满嘴的污言秽语。

    “哇,小手真滑。”

    “前面真大……”

    红玉愤怒的取出一把红色的匕首,韦方霞取出警证,两女正要作出回应,却突然发现,冲向她们的打手突然面色一僵,纷纷摔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红玉的匕首已经举了起来,因为目标倒了,就没有挥出去。韦方霞已经亮出了警证,正要表明自己的身份,话到嘴边,却也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她们向前一看,只见李勇正旋转着从空中落下,轻飘飘的,就像一片树叶般。

    就在李勇双脚落在地面上的时候,一股无形的气浪刮过她们的身体,就像一赌墙撞在了她们身上,她们站立不稳,连连向后退了三步。

    而那群打手,已经全都倒地不起,都没有发出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院门口的肖平和肖富父子俩,因为都是普通人,被这股气流一吹,根本站立不住,直接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股无形的气浪,就是李勇在施展天女散花的暗器手法时形成的,银针已经准确的命中目标,那些打手,已经全都被他甩出的银针刺中穴道,失去知觉。

    他惊喜的发现,这次施展出来,不但更加轻松,而且威力也更大了。

    天女散花的暗器手法,果然非常神奇。

    李勇微微一笑,就一步一步的走向肖平和肖富,那肖富本来已经爬了起来,正要逃跑,看到李勇走过来,他心头一跳,立刻又倒在地上,装起死来。

    可是,李勇踢了他一脚,他痛叫一声,就没办法装死了。只见他指着不远处的肖平,语无论次的说道:“都是爸爸干的,这不管我的事,你要打就打我爸爸。”

    肖平显然没有肖富聪明,他爬起来后,就瞪着李勇,眼看李勇就要走到他的面前,他扑通一声跪了下来,朝着李勇磕了一个响头。

    “李先生,不管我做错了什么,只要你能放过我的儿子,我就任你处置。”他至自己的安危于不顾,最先想到的是肖富。

    肖富也学着肖平的样子,突然跪在李勇的面前,也跟站磕起头来。

    听了肖平的话,他突然欢喜道:“你听到了没有?我爸爸都任你处置了,你要打要骂,就对着我爸爸来,千万不要打我;我还小,我不想死啊!”

    看到肖平教出一个这么没有良心的儿子,李勇也懒得动手了。有这么个儿子,就够肖平喝一壶的了,也够肖家闹腾的了,根本不需要别人动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勇就走到肖平面前,俯视着他,淡淡的说道:“我是警察,你儿子要杀警察,这就是犯罪,而且还是极其严重的犯罪。韦警官,把他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韦方霞很是配合的取出手铐,就要把肖富铐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肖平突然愤怒的指着肖富,恨恨的骂道:“这个畜牲,警察你都敢惹,真是无法无天,看我不揍死你。”

    嘴上说着揍死,却就是不动手。还奇怪的眨了眨眼,这戏演的也真是醉了。

    “爸,我错了,我今后再也不敢了。”肖富愣了愣神,看到肖平朝他使眼色,似乎明白了什么,就立刻承认错误,丝毫没有辩驳。

    “警察同志,请你发发善心,放过我的儿子吧!大恩大德,永远不忘,你要什么我都能答应。”肖平很满意自己儿子的表现,随即就向李勇和韦方霞请求道。

    韦方霞不为所动,仍然去铐肖富,在她看来,肖富要害李勇,抓捕起来,也是罪有应得。还有肖家的这些打手,也全都要抓捕起来,以严法纪。

    可是,李勇却拦住了韦方霞,示意韦方霞做做样子就好,别动真格。因为他找过来的目的并不是抓人定罪,要是抓人定罪,根本就不用这么麻烦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不要,只有一个条件。”李勇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,尽管说。”肖平激动道。刚才,他还提心李勇会狮子大开口,索要一笔钱,既然不要钱,只是提一个条件,肖平心里顿时一松。

    “这个条件也很简单,那就是,你解散惠安协会,不再干涉药品市场。”

    肖平脸色一苦,心里非常气愤,这个条件,一下子戳痛了他的心。

    惠安协会是他好不容易才组织起来的,为此他付出了很多。吴家退走后,通海市的药品市场,就是他内定的发财之道,组织惠安协会就是为了控制药品市场。

    他算计那么久,怎会甘心拱手相让?

    可是,面对着李勇,面对着冰冷的手铐,再一想儿子的未来,他也别无选择。在所有的打手生死不明的情况下,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只得急忙答应道:“好,我答应你,我明天就解散惠安协会,今后再也不干涉药品市场了。”

    “空口无凭,立字为据。”李勇一摆手,红玉就送来了纸和笔。

    肖平颤抖着双手接在手里,就伏在汽车的引警盖上,写了一个保证书。

    “李先生,我的这些人,不会有事吧!”写好后,肖平小心翼翼的问道。看着他花高价请来的打手,全都像死了一样,他也非常担心。

    “没事,明天就会醒来。”李勇淡淡的说道,然后一指:“签字,按手印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肖平非常温顺,恭恭敬敬的听从李勇的吩咐。只到现在,他都不知道李勇是怎么把他花重金请来的厉害打手,全都一瞬间打倒的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都觉得这些打头好像早和李勇有过接触,他们早都商量好了。

    只要李勇一跳起来,他们就全都倒地装死。

    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,肖平还在签字的时候,抬腿故意踢了近处的打手一脚,还用了些力气,他以为这位打手会吃痛惨叫,结果竟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。

    就好像真的是一具尸体。这让他心里非常不安,连字都签得歪歪扭扭。

    看着肖平签字按手印之后,李勇就收起保证书,带着红玉和韦方霞上车离开。

    他们开走了肖富的那辆豪华大奔,杨长而去。

    只到汽车跑得不见影了,肖平才突然无力的坐在地上,失声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爸,你瞎哭什么?只要我们没事就好,幸好他没有打我们,也没有为难我们,我们应该感到庆幸才对。”肖富露出一脸劫后余生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个畜牲……都是因为你,让老子多年的努力全都白费了,多年的算计,一下子全都成了空……”肖平怒不可遏,一巴掌抽在了肖富脸上。

    肖富哪里受得了?立刻回抽了一巴掌,气愤的骂道:“老不死的,你敢打我?”

    “畜牲,你敢打老子?”

    “你打我,我就打你。”

    “畜牲,老子白养你了。看老子不打死你……”

    就这样,父子俩扭打起来,还边打连骂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回到帝豪酒店里,已经是凌晨三点钟,李勇给红玉和韦方霞各开了一间房,全和韩璐同一个楼层,住在近的地方,如果遇到突发情况,彼此也能有个照应。

    先送红玉回房间,然后又送韦方霞回房间。告别了两女,李勇这才回到韩璐的房间里,看到韩璐正在熟睡中,他就轻手轻脚的洗了澡,晾干了头发之后,这才小心翼翼的爬到大床上。美美的睡在韩璐身边,就像不曾离开过。

    早晨,率先醒来的韩璐轻轻的把李勇叫醒了。

    看到光着身子的韩璐是那么的迷人,还伸出手臂和长腿,像蛇一样的缠绕过来;李勇就一阵冲动,身体瞬间起了发应。他猛地抱住韩璐,深情的吻住那个性感的红唇,只到把韩璐吻得气喘吁吁,这才放开手,笑道:“老婆,咱们回家吧!”

    “这边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好,我哪里能回家?”韩璐叹息道。

    一想起整个通海市的药品市场,可能把璐菲公司的产品排挤在外,她就心中烦乱。刚刚被李勇挑逗起来的欲 火,也很快熄灭了

    是谁说的,心情不好会严重影响夫妻之间的和谐生活,这绝对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处理?”李勇搂着韩璐,一边继续挑逗着,一边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去惠安协会一趟,直接找他们的会长谈谈。”韩璐想了想,才轻声说道。听她这软绵绵的语气,再看她这不安的表情,显然她自己都认为希望不大。

    不过,为了公司的发展,为了更好的明天,她还是决定过去谈一谈。

    不管能否成功,她都要去尝试。勇敢的接受失败,才能更加接近成功。

    “好,我陪你一起去,但是,在去之前,要先让老公乐呵一下。”说着,李勇就把韩璐扑倒在大床上,床的弹性很好,两人被一起弹了起来又落下。

    惊叫之后,就腻歪起来,并渐入佳境。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