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网站地图】【Ctrl+d 加入收藏】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透视神医

473 第四百七十三章 暗中调查

时间:2018-11-29 13:32:22  来源:  作者:
看到他从车里取东西,瘸子急忙过来帮忙,怪他买的太多,劝他下次不要再花这么多的钱。取出礼品后,他就走向了厨房。

    透视了一下王寡妇的身体,他就走进去,笑道:“王阿姨,你的身体不太好吧!我给你治治。”

    王寡妇开心道:“都是老病根,治不好,不用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麻烦,来,王阿姨,你坐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李勇把王寡妇扶到长凳上坐下,然后就取出银针,给王寡妇针灸起来。

    他已经王寡妇身上的情况看清楚了,都是以前的生活太过艰苦,饥一顿饱一顿的,再加上长年的体力劳动,得了病又不舍得打针吃药,只有拖着。

    长此以往,就落下了各种老病根。

    看着王寡妇的老弱身体,李勇就仿佛看到了王寡妇的艰苦生活和漫长人生。他突然很悲伤,为每一个像王寡妇这样的女性,为每一个经历苦难的人。

    他的眼中含着热泪,催动体内的灵力,一缕一缕的逸入王寡妇的身体里,修复着这具老态龙钟病症缠身的衰弱身体。

    一连消耗了六缕灵力,这才把王寡妇的病全都治好了。

    他直起腰杆,笑道:“王阿姨,你起来试试,看看可还有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王寡妇早都有了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,她依言站起身,刚刚走两步,就突然失声痛哭起来。她激动极了,很想抱一抱高大的李勇,却突然发现李勇穿着很干净,而她却很脏。为了不弄脏李勇身上的衣服,她就往地上一坐,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李勇一阵手足无措,不知道王寡妇为什么要哭。他想劝,却又不知道如何劝。

    瘸子听到了王寡妇的哭声,急忙赶了过来,问道:“少爷,她这是怎么啦?”

    李勇也觉得奇怪,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他再次透视王寡妇的身体,确定王寡妇的所有疾病真的已经全都被他治好了,绝对不是病哭的。

    按道理讲,王寡妇应该开心才对,为什么会失声痛哭呢?

    “老婆,你哭什么呢?”瘸子去扶王寡妇,并大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太开心了,我太幸福了,我的病全都好了,我从来没有感觉这么舒坦过。本来我就要死了,现在我觉得,我还能活很久很久……”王寡妇一边哭泣,一边断断续续的说着。听了她的话,大家这才放心了。

    原来不只是遇到悲伤的事情会哭,有时候遇到特别开心的事情,人也会哭。

    吃了饭,瘸子拿着上坟用的东西,就带着肖小盼和李勇去了后山。

    山腰上,有一片坟墓,肖小盼的爷爷就和他的祖辈们一起埋葬在这里。

    来到坟前,肖小盼亲手摆上祭品,默不作声的跪在坟前好久好久都不愿起来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,眼看天色都暗了下来,这才跟着李勇下山回去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李勇陪着肖小盼来到肖家老宅,见到了肖小盼的大伯大婶。

    这是一对五十多岁的老夫妻,体型偏瘦,有些驼背,脸上写满岁月的沧桑。

    肖小盼把礼品放下,寒暄了一阵,这才问道:“大伯,你能不能告诉我?是谁害死了我的爷爷?是谁抢走了最珍爱的药王石?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不知道。”他们惶恐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爸爸妈妈为什么会一起失踪不见了?”肖小盼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真的不知道。”他们越发的惶恐起来。他们想不到,傻掉的肖小盼竟然好了,更是想不到,肖小盼会回来问这种问题。

    肖小盼就知道问不出结果,却也没有办法。聊了一会儿闲话后,她就起身告辞。拒绝了大伯大婶的殷切挽留,和李勇一起,回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楼上,瘸子早都为李勇和肖小盼准备好了房间,大红的被子,绣着交颈的一对恩爱鸳鸯。一切都是新的,还有龙凤和双喜的剪纸,一派喜气洋洋,就像洞房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李勇和肖小盼都没有睡意,肖小盼陷在痛苦之中,李勇在安慰她。

    “他们为什么不告诉我?他们一定知道的,爷爷死了之后,有奇怪的人找过他们,他们交出了爷爷所有的东西,把家传的药王石都送了出去。我要为爷爷报仇,我要找回药王石,我还要找到我的爸爸妈妈。勇哥,你说我应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肖小盼抽泣着问道,眼泪都枕头浸湿了。

    “别难过,好好想一想,总会有办法的。”李勇搂着肖小盼,轻声的安慰。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办法?”肖小盼并不是在问李勇,而是喃喃自语,在问她自己。

    “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再大的秘密,也总有昭示天下的时候。那些坏人,必定没有好下场。”为了不让肖小盼继续难过,李勇只好说一些大道理。

    同时他还开启透视眼,看向五百多米开外的肖家老宅。

    他看到肖小盼的大伯和大婶正在窃窃私语,看他们的神情,似乎正在彼此责怪,还有些惶惶不安。李勇就觉得他们一定在谈着什么,于是他催动灵力汇聚到耳朵里,提高耳朵的听觉,侧耳倾听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盼,现在回来,不会给我们带来什么麻烦吧!”

    “你说她都傻十几年,怎么会突然好了呢?”

    “她就是个扫把星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可不能被她连累了,今后不能让她再进家门,就说和她断绝了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你爹害的,他教谁医术谁就倒毒,你哥哥失踪,你弟弟和弟媳惨死,小盼也肯定不得善终。幸好你没有学医术,才捡了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你爹得罪了什么人,死的不明不白,后代也跟着遭殃。我嫁给你之后,一直提心吊胆了几十年,真后悔;我当年,就是随便嫁个狗,也比你强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些话李勇有些愤怒。肖小盼自小跟着这样的人生活,肯定吃了不少苦。

    等到肖小盼睡着了,李勇轻轻的下床,穿上一身黑色的衣服,还用一块黑布蒙住那张帅气的脸,这才从窗户上向外一跳,就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。

    他来到肖小盼的大伯家,仅仅使用一点小手段,就问出了肖小盼想知道他们又不说的一切。结果很令李勇意外,想不到肖小盼的爷爷是中毒而死。

    是谁下的毒,肖小盼的大伯大婶,也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更令李勇意外的是,肖小盼的爸爸妈妈早都死了,是一起淹死的。

    至于他们为什么会淹死,肖小盼的大伯说是他们得罪了坏人,怕坏人报复,就一起跳河自杀了。肖小盼的大婶却说他们是被别人打伤后,仍进了河里,活活淹死的。都过去了二十年,李勇也不知道应该相信谁。

    到于,为什么说他们失踪,那是肖小盼的爷爷为了给肖小盼一些希望,这才说肖小盼的爸爸妈妈出去打工了,等赚到钱一定会回来的。

    肖小盼信以为真,这才有了寻找爸爸妈妈的执念。

    至于药王石的下落,就有些扑朔迷离了,据肖小盼的大伯大婶交待,在肖小盼的爷爷死后,就几个黑衣人找了过来,把所以的东西都抢走,包括那块药王石。

    肖小盼的大伯也不知道这些黑衣人是什么来头,肖小盼的大伯和大婶,都是胆小怕事的人,当时家里被抢,都没敢报警。

    那个年代,没有电话,没有手机,根本没法报警。就算跑几十公里把警察请来了,那些人也早跑得没有踪影了。那时候也不像现在,路上处处是监控。

    除非当场抓住,一旦跑掉,警察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看到肖小盼的大伯大婶知道这么多,李勇又问了一下是谁把肖小盼害傻的。

    结果,他们还真的知道。说是有个城里人,名叫楚江河,十二年前的时候,过来收购草药。当时肖小盼只有十岁,为了赚钱给爷爷治病,就去山上采草药卖给他。结果,这个楚江河跟上去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肖小盼掉进山沟里摔傻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楚江河干的,但是,和这个楚江河必定有关系。

    听到楚江河这个名字时,李勇就立刻想到了赵大宙请来的打手,也叫楚江河。

    这个楚江河是个老者,被他打败后,就去看守赵家的纸票基地,还和虎子打斗多次。起先,虎子不是他的对手,后面,就把他打败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,李勇立刻打电话给看守药材基地虎子。

    他吩咐虎子去调查梦江河的下落,找到后,就带回来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李勇还是从窗户进入房间的,并没有惊动任何人。

    他脱去黑色的衣服,装起来藏好,这才爬上床,轻轻的睡在肖小盼的旁边,并伸出双臂,把肖小盼搂在怀里。他决定,这辈子要好好的保护这个可怜的女人。

    然后,他又决定,为了不让肖小盼太过伤心,也为了不让肖小盼胡思乱想,在他没有调查清楚之前,先不把这些消息告诉肖小盼。

    第二天,他陪着肖小盼在村里,在河边,在大山里,一起重游那些记忆中的美好地方,慢慢的肖小盼终于开心起来,不再记挂着那些仇恨。

    他们在这里住了五天,这五天,肖小盼每天都会跑到爷爷坟前看看,刚开始会默默流泪,渐渐的她不再流泪,只是仍然悲伤。

    她正在慢慢的学着控制自己的情绪,正在慢慢的学着坚强。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