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网站地图】【Ctrl+d 加入收藏】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透视神医

327 第三百二十七章 眼见为实

时间:2018-11-29 13:32:22  来源:  作者:
桌子上摆着他们刚刚吸食毒品的工具,还有剩下的大半包毒品。

    这是十人的量,要是一下子吸食掉,足以致死。

    吕宾林和万一笑吸食的也不少,完全没有意识,就连警察冲进来时,他们仍然没有发觉,更是没有停下来,还以继续发出嗷嗷的叫声。被他们骑在身下的女人,看到警察后,惊慌失措,想要摆脱他们,可是由于力量太小,没有成功。

    这画面,太令人惊叹了。若不是亲眼所见,绝对是无法想象。那女人无助可怜的眼神,立刻击起了男性警察的保护欲望,有警察看不下去了,冲上去就打。

    吕宾林和万一笑,就像交  配的狗,被人打了一顿,才终于分开。

    人赃俱获,警察们立刻抓捕了懵逼迷糊中的吕宾林和万一笑。

    “吕老板,万兄弟,你们玩得很嗨啊!”李勇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看到李勇,吕宾林眼睛里喷火,却不敢发作;他只是忍着怒火,用一种激动的声音问道:“又是你报的警吗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是我。”李勇很是自豪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勇话音一落,万一笑就怒不可遏的叫骂起来;叫声之响,骂声之烈,前所未有。连警察们听了,都皱着眉头,觉得实在不像话。

    看似文质彬彬的一位美男子,肚子里怎么会这么肮脏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们吸毒了?”吕宾林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告诉我的。”李勇一指万一笑,万一笑突然一楞,再也叫骂不出来。

    吕宾林瞪向万一笑,恨声怒道:“你出卖我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没有。”万一笑吓坏了,急忙解释起来,还又指着李勇开骂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他刚刚破口大骂,却被一位警察一巴掌抽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“畜牲,不争气的畜牲。”这是一位老警察,看到万一笑时,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“大伯。”万一笑傻眼了,实在想不到,会遇到他的大伯。

    “带走,全部带走。” 韦方霞厌恶的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韦警官,这吕宾林上次制造假药,只抓了几天就放了,这次,不会今天抓起来 ,明天就放出来吧!”李勇问道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他?这怎么可能?制造那么多的假药,至少也要判五年啊!”韦方霞这才发现,其中一人是吕宾林。刚才,由于画面太过火爆,她都没敢看。

    “是啊!你也看到了,他竟然出来了,还吸食毒品。”李勇很是怀疑警察内部,觉得警察把吕宾林这种人放出来,是在害吕宾林。

    像吕宾林这种纨绔子弟,有时候蹲几年大牢,或许是好事。

    “这次我会亲自向杨局长汇报,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。”韦方霞正色道,上次,抓吕宾林的时候,也是她带头行动,她深知吕宾林的罪之深重。

    “如果抓了放,放了抓,抓了再放,放了再抓,也真叫人寒心。”李勇气呼呼的说道:“法律是要人人遵守的,只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人民才会敬畏法律。像吕宾林这样的害群之马,要是不惩罚,法律不就成了摆设吗?还有何威严?”

    韦方霞没有听完,就打断李勇的话,说道:“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李勇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说没有用,有本事,你就把这话说给杨局长听去。”韦方霞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敢啊!走,我去见杨局长。”

    李勇带着韩菲,随韦方霞一起,来到了警察局。

    可是,杨局长不在,李勇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李勇一想,现在都大半夜了,人家大局长怎么可能加班呢?

    “姐夫,咱们回家吧!”一直都在跟着李勇的韩菲,腿都走酸了。

    “事情办不好,我就不回家。”李勇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我好想睡觉。”韩菲打了个哈欠。嘴巴大大的张开,露出一嘴整齐的牙齿。

    “那你先休息会。”李勇道。

    “不了,我还是跟着你吧!”韩菲坚持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去休息吧!离开的时候,我会叫你。”李勇坚持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!我去下面的休息室。”韩菲又乏又累,真的想休息。

    李勇来到了审讯室,此时韦方霞正亲自审讯着吕宾林。

    只听吕宾林嚣张的说道:“韦警官,我劝你马上把我们放了,要不然,明天你就得卷铺盖走人。你知道万一笑是什么人吗?他是万省长的侄子。你知道我和万省长是什么关系吗?我是万省长的干儿子,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,你们局长都要亲自过来向我赔礼道歉?到时候,你就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韦方霞气得不轻,喝问道:“说,毒品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“毒品啊!不就是你给我的吗?”吕宾林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说,我就要动刑了。”韦方霞喝道。

    “我好怕啊!还动刑,我看你敢不敢?”吕宾林一点都不害怕。

    韦方霞看向陪审的警察,用眼神示意,可是这位警察摇了摇,轻声道:“这人很有来头,打不得,他说的是真的,上次,就是上面打了招呼,我们才放的。”

    韦方霞一阵烦躁,正不知道如何是好时,李勇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老同学,你很舒服啊!”看到吕宾林抽着香烟,喝着饮料,还两条腿交叠在一起,斜靠在木椅里,像大爷一样,李勇就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面对着李勇,吕宾林那不可一世的样子立刻收敛起来,他起身递给李勇一支烟,被李勇拒绝后,他笑道:“勇哥,我没有怪你,等我出去我再和万一笑算帐。”

    看到吕宾林这么怕李勇,韦方霞心里一喜,就急忙说道:“李勇,你问问他,他们吸食的毒品是哪里来的。”

    李勇看向吕宾林,淡淡的问道:“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吕宾林很是纠结,犹豫了半天,才说道:“万一笑拿来的。”

    韦方霞一拍桌子,气愤道:“给我们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就是实话,你们爱信不信。”吕宾林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万一笑说,是你提供的毒品,他还说你有很多毒品。”韦方霞怒道。

    “他放屁,你们如果信他,那就相信吧!你们去我家里搜,看看能不能搜到。”

    此时,李勇说道:“我相信吕老板,我敢保证,吕老板说的是实话。”

    吕宾林向李勇投去感激的目光,实在是想不到,李勇竟然会相信他。这让他暗暗警惕起来,却还是感激道:“谢谢,勇哥。”

    李勇拍了拍吕宾林的肩膀:“我知道,毒品是万一笑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然后,李勇就走向韦方霞,笑道:“韦警官,我觉得,你们既然要调查毒品的来处,应该从万一笑那里寻找突破口。你们要好好的审审万一笑,现在就去吧!我要和吕老板聊聊心里话。”

    韦方霞犹豫一下,还是选择了相信李勇,她带着配审员离开后,李勇就坐到了她的位置上,笑眯眯的看着吕宾林,问道:“吕老板,今天,咱们要好好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谈什么?”吕宾林心里紧张,面对着李勇,他压力很大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万省长的干儿子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了,我小时候就认了这个干爹。”提起万省长,吕宾林眉笑颜开。这一直都是他炫耀的资本,也是他做生意的依仗。

    “哦,听说你不论花多少钱,都要我死,你是请了杀手吗?”

    “啊?没有,真的没有。”吕宾林吓了一跳,他跟不上李勇的思绪跳跃速度。

    “其实,对于想要害我的人,我一直都是很宽容的。我绝对不会害他,更是不会花钱害他,很多时候,我连害他的心都没有。你知道我会怎么做吗?”

    “不,不知道。”吕宾林越来越紧张了,被李勇注视着,他都流了一身汗。他的直觉告诉他,李勇绝对没有这么好心肠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不想知道?”李勇起身走向吕宾林。

    “不,不想。”李勇每靠近一步,吕宾林的不安就增加一分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还是要告诉你,凡是想要害我的人,我都会让他再也生不起害我的念头。”说着,李勇取出了银针,对着吕宾林的脑袋,轻轻的刺了一下。

    在给肖小盼治疗的过程中,他领悟到把人变傻的方法。他用银针在吕宾林的脑袋里弄出一个血点,让这个血点淤积成块,阻塞大脑皮层的活动,人就会傻了。

    只要吕宾林傻了,就再也不可能有害人的想法了,更不会害他了。李勇觉得,面对一个想要害死自己的人,只是把他弄傻掉而已,他已经格外开恩了。

    结果,果然如李勇所想的那样,当吕宾林的脑袋里形成淤积血块的时候,吕宾林双眼空洞,举止失常,立刻变得傻呼呼的,忽喜忽悲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哇哇……”

    他又哭又笑了一会儿,就往地上一坐,捡起他刚刚仍掉的烟头就吃。

    李勇很满意,看到吕宾林把最后一个烟头递了过来,想要和他分享,他急忙摆手:“吕老板,谢谢你,我不吃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吃的,你不吃,我吃。”吕宾林自顾自的吃起来,还想找水喝。

    可是,刚才的饮料已经被他喝完了,审讯室里也没有水,他拿着那个饮料瓶寻找了一圈,就在墙角站定,一解腰带,露出了壶嘴,一滴不漏的撕进饮料瓶里。

    然后,他拿着那直冒热气的饮料瓶跑向李勇;“你喝,给你。”

    他妈的,李勇真想一脚踢死他,太他妈恶心。李勇急忙摇头,连连摆手拒绝。

    吕宾林傻傻一笑,就自己喝了起来,还砸吧砸吧嘴,好像很美味。

    李勇急忙走了出去,他实在不忍再看吕宾林大口喝尿的样子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吕宾林要是饿了,会不会拉出来,像狗一样的吃了。

    这种自给自足的行动和精神,长期坚持下去,还真能为国家省出不少粮食。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