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网站地图】【Ctrl+d 加入收藏】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透视神医

314 第三百一十四章 再次面见师父

时间:2018-11-29 13:32:22  来源:  作者:
“不是,我是猜的。”看着刘灵音害羞的样子,李勇一阵舒畅。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总是喜欢看女人害羞的样子,不知道其他男人是不是也喜欢这样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猜这么准?”刘灵音提高了音量,来掩饰尴尬和羞涩。

    “运气好罢,我昨晚梦到你了,你在我梦里穿的就是黑色的,还故意给我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胡说,我不是那样的人。”刘灵音想骂人,却又不知道怎么骂。有教养的女人就是这样,被调戏后连骂人都不会,容易吃亏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说你是那样的人,梦中的事情,又当不得真。”

    “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;你不胡思乱想,怎么可能……这样?”刘灵音似乎想让李勇明白什么道理,然而,她的声音越来越小,最后几乎听不见。

    “好,我不会胡思乱想了,刘姐,今后真的不会了,请你不要介意。”李勇也只是随口一说,他可不想让刘灵音太过难看和气愤,于是,他很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那有介意?我……”刘灵音都变得结巴起来。以前,李勇跟着她在一院实习的时候,也曾经口花花的乱说,当时她发了火,很凶很凶,吓得李勇再也不敢在她面前胡言乱语。现在,面对李勇的调戏,她竟然不知道怎么发火了。

    被李勇笑眯眯的注视着,她有一种没有穿衣服的感觉,光想把自己包起来。

    “刘姐,你一会儿很生气,一会儿又不介意,只这一会儿,你到底是介意不介意?”看着刘灵音矛盾的神情和红润的面颊,李勇莞尔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你……”刘灵音平时很聪明,面对感情的时候却变成了弱智。她尴尬极了,把头深深的垂下去,都不敢看李勇。

    李勇却迈步走了过去,一勾刘灵音的半月型的白嫩下巴,注视着刘灵音的明亮大眼睛,认真的说道:“刘姐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明白什么了?”刘灵音的心脏突突的跳着,仿佛马上就要跳出胸膛,她很想躲闪,却又被李勇的认真劲勾住,她双腿并拢在一起,喃喃问道。

    李勇的回答很简单,腰身一弯,直接吻住了刘灵音的红唇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刘灵音轻忽一声,不敢相信李勇会这么大胆。这里可是工作的诊室,这里可是随时都有人进来,她的第一个念头不是推开李勇,而是急忙看向房门,还好是关着的,再看向窗户,还已经拉上了窗帘。

    在确定不可能被外人看到之后,她这才用力的推开了李勇。气愤道:“小勇,你放肆。你真是太大胆了,你怎么能这样?”

    “刘姐,是你太美了,我一时没有忍住。”李勇轻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可是上班的地方,不许在这里。”刘灵音严肃的教训道。

    “好,下次一定不在这里了。”李勇也认真的回答。

    这时,有人进来看病,李勇的目光穿透墙壁,看到隔壁的杨长空已经治好了刚才的那位病人,于是,他就轻轻的向刘灵音告别一声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李勇就这样离开,刘灵音仍然很生气,初吻就这么没了,可是她只顾着担心害怕了,都没有什么感觉。真是一次失败的初吻,太不理想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别的地方,如果是一个安静的地方,没有人打扰的情况下,她肯定会好好的感受一下,好好的享受一番,仔细的体会初吻的刺激和激情。

    来到杨长空的诊室里,李勇先透视一下肖小盼的脑袋,发现黑色的淤积血块,只剩下米粒那么大,他很有信心一次性治愈,这才开心的说道:“师兄,我今天可以把肖小盼治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治吧,治好后,我们就立刻起身,去京城面见师父。”杨长空道。

    李勇立刻取出银针,走向了安安静静的坐在墙边的肖小盼。

    肖小盼笑眯眯的看着他,听从他的吩咐,非常的配合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李勇收起银针,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,笑道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我知道你叫李勇,我们曾经是小学同学。”肖小盼轻笑道,声音甜美动听,整个人气质,也格外的迷人,举止落落大方,再也没有半点傻气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们曾经是同学。”李勇笑道。

    杨长空已经换掉了白大褂,并阻拦了继续找他看病的人,做好了出发的准备。

    肖小盼也要换衣服,拿起衣服的她,却看向了两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我到外面等你们。”杨长空率先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到外面等你。”李勇也紧随其后,走了出去。杨长空的意思是让李勇留下来,帮肖小盼换衣服,好增进感情,李勇可不想自找尴尬。

    现在的肖小盼已经是正常人了,再也不会因一句话就能认定李勇是老公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换掉白大褂的肖小盼,穿着运动鞋、牛仔裤和黄衬衫走了出来,她朴素靓丽,表情似笑非笑,给李勇一种甜蜜清新的感觉。

    杨长空主动坐在了副驾驶位上,给韦方霞指路。

    李勇只好和肖小盼坐在后排,他觉得很尴尬,同时还觉得肖小盼也会很尴尬,就刻意的和肖小盼保持着距离,扭头看着窗外,都不敢去看肖小盼一眼。

    而肖小盼却一直注视着他,仿佛在回忆两人以前的事情,精神正常的她,觉得以前的种种特别美好,犹如昨天,她突然说道:“谢谢你以前帮助我。”

    李勇装作没有听见,他不明白肖小盼指的是哪件事情,不敢随便接话。

    “那时候,我们是同桌,一有人欺负我,你就保护我……”

    肖小盼回忆起了两人小时候的事情,她洋溢着淡淡的笑容,说的不紧不慢,很是快乐。李勇扭头看过去,立刻被她感染了,不由得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接下来,两人就聊起了小时候的趣事,汽车内的气氛,也活跃起来。

    李勇这才发现,现在的肖小盼和小时候一样,仍然是那么开朗活波,仍然是那么单纯迷人。两人可以说是青梅竹马,只可惜肖小盼遭遇不幸,两人这才失去彼此的消息。这一别就是十几年,两人都觉得恍如隔世,缘分弄人。

    现在李勇已经成家,而肖小盼却还没有谈过恋爱。

    令两人都尴尬和难以接受的是,肖小盼要听从师父的安排,成为李勇的老婆,而李勇却因为老婆的反对,不能娶她。

    两人聊了一路,有欢笑,有唏嘘,也有悲伤。

    只到七个小时后,在天黑时分,他们来到华夏京城,停在一处四合院前面。

    这里,李勇曾经来过,他看到几个黑衣人站在院前迎接,和上次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韦警察,不好意思,你不方便进去,麻烦你在外面等我们一下。”来的路上,杨长空和韦方霞也早熟悉了,此时,杨长空拦住了韦方霞。

    韦方霞心里别扭,也好奇李勇要干什么,却见杨长空说得客气,只好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杨长空带着李勇和肖小盼走向前厅,那里的太师椅上,坐着一位老头和一位老太,老头和老太都非常的年老,头发雪白,肌肉松弛,好像都没有力气站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穿的很好,精神也不错,光头上的帽子都不是普通货,身体不胖不廋,特别是老太,都这么老了,还非常精致美观,显然有专门人伺候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把小勇和小盼一起带来了。”杨长空恭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拜见师父。”肖小盼倒是乖巧,直接拜了下去。

    但是,这却让李勇有些惊讶,不知道肖小盼什么时候拜了师。转而一想,他当初也是稀里糊涂拜了师,心里也就释然了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。”老头含笑点头,目光最终落在了李勇身上,李勇正要拜上一拜,却听老头更加开心的说道:“小勇,你已经是掌门,就不需要拜我了。按照门派中的礼数,不管是长辈还是晚辈,一切都要听从掌门的吩咐和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李勇也不想拜,男儿膝下有黄金,他不想跪这老头。但是,他也不会自大的命令师父的地步,他谦恭的笑道:“我永远听师父的教诲。”

    “多懂事的孩子啊!”老太也开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娘,你身体可好?”李勇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,一时半会儿,还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老太和蔼可亲,笑起来非常慈祥,像一位心怀苍生的老菩萨。

    “你的情况我已经听长空说了,你能有这么大的进步,我很欣慰。现在,我就教你把内劲转化为灵力的方法。如果成功,你就帮我从龙玉中取出山泉水来,让我和老伴喝了,好变回年轻的模样,我们要再活一回。长空,把桌子拿来。”

    李勇被师父的话惊到了,龙玉里竟然有山泉水,而且还能把老人变回年轻的模样,真的假的?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!

    他忍不住把挂在脖子里的回魂玉托在手里,仔细观察,却什么都观察不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,师父的语气却非常的肯定,他虽然很是疑惑,却也有几分相信。

    在李勇震惊的时候,杨长空已经走向偏房,搬出来一张四四方方的木桌子,木桌子上面摆满了拳头大小的墨玉石,还摆得非常整齐,足有一百零八块之多。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