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网站地图】【Ctrl+d 加入收藏】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透视神医

156 第一百五十六章 读笑话

时间:2018-11-29 13:32:22  来源:  作者:
“我看谁敢随地大小便?小鸟鸟不想活了。”李勇抬手指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靠,老子就敢。”说着,邓寿银真的要取出鸟来,现场喷水。

    “别费话了。”吕宾林打断了邓寿银,一指李勇,向叫来的那些人说道:“就是他,给我狠狠的打,出了事我兜着。”

    “吕哥,请放心,我们专业,下手有分寸。”为首的一位长头发汉子说完话,就带着混混们走向前去,他们分散开来,很快把李勇围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要断你一条腿,你是自己动手,还是让我们动手?”头发汉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抽人们的脸,是你们自己动手,还是让我动手?”李勇以同样的语气问道,还同时抬起手掌,做出抽打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你的这只手我也要了。”长发汉子怒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嘴我要多抽两巴掌。”李勇淡淡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给我上。”长发汉子右手一挥,大声命令道。

    被他带来的十几位混混,有两位离李勇最近的,举起手中的钢管就打。

    李勇向左一跳,不但轻松的躲了开去,还一把抓住了长发汉子的衣领,抽了一巴掌之后,这才把长发汉子推到了钢管之下。

    只听一声惨叫,本来打向李勇的钢管就落在了长发汉子身上。

    其中一根钢管还砸在了长发汉子的头上,长发汉子双手抱头,鲜血顺着他那长满黑毛的手臂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妈 逼,你们竟敢打我?”他暴跳如雷的瞪着那位混混,大声的叫骂。

    混混 后悔莫及,被吓得手足无措,“老大,对不起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楞着干什么?给我上,统统给我上。”长发汉子大声的叫喊。

    十几位混混一起朝着李勇打去,其中那位把长发汉子打得头破血流的混混想要表现自己,戴罪立功,就哇哇怪叫着,率先扑向了李勇。

    李勇微微一笑,看着这一群垃圾,毫不畏惧。

    他向前跨了一步,身子微侧,手臂向前一伸,先夺走那混混手中的钢管,在吕宾林和邓寿林的助威喊叫声中,在长发汉子仇恨的注视中,在那混混目瞪口呆之时,一钢管打在了这混混的肩膀上,只听咔嚓一声响,混混的胳膊已经断掉了。

    接着,李勇在众人的围功下,不停的挥舞着钢管,钢管的每次起落,都会有一位混混的胳膊被敲断。

    在李勇的背后,一个个断了胳膊的混混,用剩下的那条手臂紧紧的捂着断臂,痛得七倒八歪,不停惨叫。本是不屑的眼神,全都充满了畏惧和惶恐。

    李勇敲断最后一位混混的手臂后,就走向了长发汉子。

    此时,长发汉子已经吓得面色失血,身体颤抖;看着李勇走过来,他不停的后退。只到退到高速公路的边上,靠在了钢铁围栏上。

    “我要断你一条胳膊,你是自己动手,还是让我动手?”李勇淡淡的问道。

    只见这长发汉子一咬牙,弯腰捡起一条木棍,对着自己的胳膊就猛砸下去。

    啊……他丢掉木棍,装模作样的捂着,痛叫不止。

    “没有断。”这人根本骗不了李勇的透视眼,“看来,还得让我帮你。”

    眼看着李劝举起手中的钢管,长发汉子吓得往地上一跪,哀求道:“不,不要,我自己来,请再给我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长发汉子又捡起了木棍,再次对着自己的胳膊狠狠的砸了一下。

    李勇满意的点点头,淡淡的说道:“你们要打断我的腿,做为回报,我打断你们的胳膊,这不过分吧!”

    “不过分,不过分。”长发汉子痛得额头都是汗水,颤抖着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李勇扭头看向吕宾林和邓寿银,只见两人惊讶的傻站在十米开外的地方,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,都没有想到逃跑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中,李勇只是一位普通人,怎么可能把这么多的混混全都打倒了?而且,还是在那么短的时间里?

    他们都还记得,李勇在大学里的时候,曾经和同学打过架,他连一位胖子都打不过。只是短短的两年时间,他是怎么变得这么厉害的?

    “还傻站着干什么?上车,快跑。”这时,吕宾林的老婆把车子开到了吕宾林和邓寿银的旁边,高声喊道。

    她和吕宾林邓寿银一样,也被李勇吓到了。看似还有点瘦弱的李勇,是怎么把十几个人打倒的?她虽然想不明白这个问题,却深知留在这里,特别危险。

    邓寿银率先钻进了车里,就在吕宾林大半个身子都钻进车里时,李勇赶到了。

    只见李勇一把抓住了吕宾林的左腿,向后一拉,就把吕宾林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轻轻的向后边一仍,两百多斤重的吕宾林就像一头死猪般重生的落在柏油路面上,还溅起了一片尘土。接着,他的身子就卷曲在一起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快跑,跑啊!”车里的邓寿银惶恐不安的大声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跑你麻痹,给你下去,把宾林叫上车。”吕宾林的老婆不愿意丢下吕宾林。

    邓寿银哪里敢下车,他急忙关上了车门,吓得都不敢朝外看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不是男人?你还是不是宾林的好兄弟?你这个混蛋……”吕宾林的老婆指着胆小如鼠的邓寿气愤骂了几声,就推开车门,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放过我们?”她走向李勇,挤出笑容,哀求道:“求求你了,看在同学一场的情份上,请你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此时,李勇的左脚已经踩在了吕宾林的手臂上,只要他一用力,吕宾林的这条胳膊就完蛋了。他扭头看着吕宾林的老婆,问道:“如果被打的是我,你们会手下留情吗?”

    “会,一定会的。”

    李勇怎么会相信,他冷笑道:“如果会手下留情,你们怎么会叫来这么多人?”

    说着,他的脚下用力,吕宾林的手臂就咔吧咔吧断掉了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嗷嗷……”吕宾林侧着身子,用那条没断的手臂用力的推着李勇的腿,他想把李勇的腿推开,却根本没有那么大的力气。

    “不要,你……”吕宾林的老婆突然冲向了李勇,用力的撞在李勇的身上,她想把李勇撞开,结果,她却反弹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恶意伤人,我要报警……”吕宾林的老婆取出手机,就要拨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别报,他就是警察。”吕宾林扭头向老婆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,吕宾林的老婆开来的汽车呼啸一声向前冲去,车里的邓寿银,从后面爬到了前面,独自开车逃跑了。

    他看得清楚,所有人的胳膊都断了,他要是不跑,也难逃断胳膊的命运。

    为了自己的胳膊,他果断的独自逃跑了。

    “妈蛋。”望着自己的汽车被邓寿银开走,吕宾林大声叫骂。

    李勇看了看目瞪口呆的吕宾林的老婆,最后还是把目光落在了吕宾林身上,“以前我抽了你一巴掌,你就要打断我的一条腿,今天,我打断了你一条胳膊,下次,你是不是就会要我的命?”

    “不,不会。”吕宾林胆战心惊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点出息好吗?你怎么能认怂呢?”李勇道。

    “我怂了,真的怂了。”品宾林捂着断臂坐起来,看着鲜血不停的流出来,他非常的恐惧。他的老婆急忙帮他包扎,看得出来,她很爱吕宾林。

    李勇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那些被他打断了手臂的混混们,一看到他走过来,都纷纷向两边闪开,急忙给他让出一条通道。他的目光向两边一扫,那些混混全都全身打颤。

    李勇的车子就停在前面三百米远的地方,走过一百米的时候,他还弯腰捡起了警示牌。往车里一看,韩菲和黄安荷还在看手机,还对着手机笑个不停,根本都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李勇重新坐进驾驶位,开车上路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姐夫,这个笑话太好笑了,我读给你听啊!”

    “读吧!”看到韩菲这么开心,李勇也不想扫她的兴。

    “有个男人喝醉了,回家一看媳妇正在床上睡觉,就弯腰亲了她一下。一不小心,把老婆亲醒了。这个男人说,老婆,我就喜欢你的樱桃小嘴。他老婆啪啪啪就抽了他三耳光,你它马喝了多少?亲我屁 眼上了。”

    李勇还没有反应,韩菲就已经笑倒在了后排。

    黄安荷跟着她一起笑,两人的笑声充满了车箱。

    “姐夫,你怎么不笑?”韩菲笑了一阵,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都看过很多遍了。”李勇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再给你读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读了。”黄安荷都不好意思了,扯了韩菲一把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读最后一个。”韩菲也轻声的向黄安荷说,然后,就大声读道:“蚂蚁取了蜈蚣为妻,洞房之后,问蚂蚁有何感想,蚂蚁愤愤说道,扳开一条腿不是,又扳开一条也不是,扳了一晚上的腿。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读到最后,韩菲再次笑得前仰后合起来,笑得面颊红彤彤的。

    李勇仍然没有笑,等到韩菲笑过了,这才问道:“蚂蚁干嘛扳开蜈蚣的腿?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是因为……”韩菲说到这里,就被黄安荷一把捂住了嘴巴。

    黄安荷觉得韩菲就是疯子,笑起来好吓人。虽然答应韩璐要看着韩菲,她也并不想过问韩菲的事情。因为韩璐和韩菲都是总裁,她一个下属,根本过问不了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个时候,她实在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菲菲,你姐夫太色 情了。”她在韩菲的耳边轻轻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姐夫,你太坏了。”韩菲红着脸,突然有点气愤。

    经黄安荷这么一说,她就想到了龌龊的一面。

    接下来,她不读笑话了,也不笑了;而是和黄安荷一样,安安静静的坐在后排,只到汽车停在药材基地里。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