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网站地图】【Ctrl+d 加入收藏】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透视神医

64 第六十四章 你就是坏人

时间:2018-11-29 13:32:22  来源:  作者:
一道道的墙壁渐渐变得透明,挂起的衣服和衣柜也变得透明起来;最终,他看到了一个房间里,有位美女,正盘腿而坐,以一种观音坐莲的姿势,好像正在修炼着什么。李勇定晴一看,正是田白晴。

    只见田白晴微闭着眼睛,紧皱着秀眉,好看的脸蛋通红通红的,好像正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,额头上都浸出了汗水。那一声声的呻吟声,正是她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不仔细辨别,还以为是女人的叫 床声,幸好李勇比较纯洁。

    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走了过去,来到田白晴的房门前,他轻轻的敲响了。只见田白晴立刻睁开了眼睛,急忙擦去脸上的汗水,恢复正常的神情,问道:“谁?”

    “是我,李勇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李老板。”田白晴露出了一脸的笑容,打开了房门,问道“

    你找我有事吗?今天我是晚班。”

    李勇微微一笑,看到田白晴并没有把他请进房间的打算,他也只好站在门口,说道:“你是不是在修炼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田白晴大吃一惊,失声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看来我猜的没错,你好像修炼的不对,我害怕你走火入魔,所以才来提醒你一下。”李勇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田白晴警惕的看着李勇,片刻之后,还是让开了身子,打开房门,把李勇请了进去。她拿起一张破旧的黄纸,叹息道:“李老板,实不相瞒,我是无意间捡到了这张纸,看到里面记录的是一种修炼的法诀,就想试一试。可是,我已经试了两年了,仍然一无所得。”

    李勇拿起那张破旧的黄纸看了看,笑道:“这是心法的第二层,你连第一层都没有修炼,怎么可能修炼成功第二层呢?就像建房子,连地基都没有打,怎么往上建?而且,这还是残破的心法,就连第二层,都不完整,你要是继续苦修下去,非走火入魔不可。”

    田白晴吓了一跳,擦了一把额头,苦笑道:“看来,我和这个无缘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也有缘。”李勇笑道。

    “缘分在哪?我仍然都没有悟到。”田白晴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。”李勇指了指自己。

    田白晴看着李勇,实在不明白李勇的意思,她气馁的垂下了脑袋。可是,她突然灵激一动,急忙抬起头来,欢喜道:“是了,李老板,你竟然能知道我在修炼什么功法,你是不是也懂得功法,你能帮到我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聪明。”李勇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太好了。李老板,你要怎么帮我?”田白晴非常欢喜,又很是期待。她忍不住抓住了李勇的手腕,左右摇了摇,就像一位淘气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修炼的这个残卷,是一种养颜修身的心法,刚好,我也类似的心法,我可以写给你,你从第一卷开始参悟,以你的聪明才智,不难学会。”李勇不紧不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太好了,李老板,你快写给我。”田白晴欢呼道。

    “拿笔来。”李勇放书桌前一坐,伸出了右手。

    田白晴立刻递给了李勇一支钢笔,并轻轻的打开了笔记本,小心翼翼的摆放在李勇的面前,笑道:“李老板,写吧!”

    李勇拔掉笔帽,先写了三个字:“第一层。”

    然后,就停了下来,抬头看着田白晴;把田白晴看得都不好意思了,他才说道:“你要是修炼成了,会不会离开这里?”

    田白晴犹豫了一下,还是说道:“我一个大姑娘家,也不可能一辈子在这里工作,总有自己的追求,有一天,我或者会离开。”

    李勇放下钢笔,笑道:“我就喜欢你这么坦诚的女孩子,但是,这心法,我不能给你。”

    田白晴的脸色顿时一苦,急忙问道:“我要是不离开这里呢?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离开这里,我可以把心法写给你。”李勇淡淡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不离开这里了,我在这里干一辈子。”田白晴咬牙道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等你跟着我干够十年的时候,我会送你一套房子。”李勇说着,就又拿起了钢笔,继续写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,他回味了一下这句话,等你跟着我干够了下年,他又污了。

    其实,李勇也知道,如果田白晴真的修炼成了这种养颜修身的心法,对她来说,一套房子,还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只是,李勇只写了第一层,就停了下来。他说道:“这是第一层,等你修炼成了,再找我要第二层。如果你修炼不成,我就是把第二层写给你,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田白晴可不知道李勇耍了一个心眼,她捧起那个笔记本,读着心法的口诀,如获至宝;灿烂的笑容,再次洋溢在了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看着她迫不及待的盘腿端坐在床上,开始修炼起来,李勇微微一笑,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发现,这个世界,远没有他以前认为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先是他拥有了透视眼和八十位古神医的记忆,然后是绿春和她师父所在的玉凤门,谁能想到,那么漂亮的美女,竟然已经是七老八十的老太婆?

    现在,连一位普通的护士都在修炼古老的养颜修身术,或许田白晴并不普通。

    李勇也没有细想,反正今后有的是时间,他可以慢慢的了解这位漂亮的护士。

    因为拥有了驾驶证,李勇就想着练习开车。

    他找到了正在诊所财务室上班的张玉容,今天的张玉容穿着一身淡蓝色的衣裙,仿佛就是天空的一缕,被人用神力撕扯下来,穿在了张玉容的身上。

    使得张玉容都有了天空的辽阔和静美。

    李勇表明了来意,张玉容立刻把手头的工作交给了另一位同事,就开车把他带到了一个行人稀人的路段,然后两人换了位置,就让李勇慢慢的学着开。

    李勇一开就会,想不到开车竟然是这么的简单。

    那些驾校真会骗人啊!当然,或许骗人的并不是驾校,而是国家的规定。

    你想想,一个人花了好几千块钱,还要耽误几个月,就为了一张驾驶证,太他麻不值了。这车子很难开吗?就是不去学,还不是照样开。

    想当初,第一批驾驶证,交警直接办,根本不用学,有车就给你配一张。

    后来车多了,驾驶证越来越难办,收费也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其实,车多了,你应该修路,不应该设置这样的门槛,为难人家。

    还有那些拥堵的大城市,直接限号,太他麻不合理了。

    你收了那么多税,不修路,竟然限号,让人家买了车当摆设,真是日了狗了。

    李勇一踩油门,汽车就加速了;再一踩刹车,汽车就慢了下来。拐弯的时候,转一下方向盘,轻松自如,毫不费力,指哪打哪,根本不用学习,好不好?

    学会开车之后,李勇就直接开向了环城路,带着张玉容一圈又一圈的去兜风。

    刚开始,张玉容还有些担心,不停的提醒着:“慢点,小勇,你慢点。”

    渐渐的,她发现,她的提醒是多余的,因为李勇开车比她都稳,一直都按照着路标行驶,中规中矩,就像老司机。

    “小勇,你真棒。”张玉容情不自禁的夸赞道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棒了,棒棒糖,你吃过。”李勇调笑道。

    “讨厌啦!”张玉容脸红了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又要交粮了,咱们找个偏僻的地方,给你吃吧!”李勇兴奋道。因为他想到了两个‘车震’。都说车震很刺激,他倒是从来还没有体验过。

    今天,闲来无事,绝对是个好机会。

    “不吃。”张玉容扭过脸去,红的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李勇嘿嘿一笑,就开向了一条水泥小路,然后往土路上一拐,直接开到了一条小河边。前方没路了,只好把车停下。

    然后,他推开车门下车,想要到后面,因为后面更宽敞。可是,一看四周的迷人景色,他又想到了野战,打一片草地,或者更刺激。

    “张姐,下来嘛。”李勇叫道。

    张玉容走下车来,拍了拍坐得酸痛的腰,张望着四周道:“小勇,干嘛来这么偏僻的地方?就不怕遇到坏人吗?要是被打劫了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多坏人。”说着,李勇走到张玉容面前,一把抱起来她,就要把她放在草地上。

    “坏人,你就是坏人。”张玉容咯咯的笑起来,想要挣脱李勇。

    可是,李勇向空中一抛,张玉容就突然飞了上去,她感觉一阵天旋地转,吓得惊声尖叫,脸色都白了。还好李勇一把又接住了她,并没有让她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接着,李勇又是用力一抛,就像大人抛孩子一般,张玉容那一百一十斤的身体,在李勇手里就像十几斤的小孩般,被李勇轻松的抛上抛下。

    刚开始,张玉容很害怕,尖叫不断;渐渐的,她的脸色潮红,紧紧的咬着嘴唇,不再发出声响。在一升一落间,她用心的体会着,一对丹凤眼,注视着李勇,她发现,李勇的力气好大,抛了十几次,连气都不喘。

    “张姐,你怎么不叫了?”李勇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想叫。”张玉容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叫吧,你叫的可好听了。”李勇劝道。

    “就不叫。”张玉容坚持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看你叫不叫,等会你就忍不住了……”说着,李勇抱起张玉容走向汽车,打开后面的车门,轻轻的把张玉容放进了车里。

    他发现草地有些脏,所以,今天先来个车震玩玩。

    李勇钻进车里,还没有开始,张玉容就已经呼吸急促了。很显然,她已经兴奋起来,早已经进入了状态。

    李勇向下一摸,好诗;仿佛抓了一把水草。

    张玉容也向下一抓,手心里很充实,又软又烫,好像一块煮熟的红薯。

    接下来,汽车就摇晃起来,在簌簌的风声和潺潺的小河流水声中,响起了美妙的歌声。天籁就像伴奏,美妙至极。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