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网站地图】【Ctrl+d 加入收藏】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透视神医

28 第二十八章 我姐姐今后就靠你了

时间:2018-11-29 13:32:22  来源:  作者:
“哇,天啊!姐姐,你们竟然已经上床了?”急匆匆赶回来的韩菲,一回到家中就四处寻找韩璐,当她推开韩璐的房门时,就看到了两人叠在一起的这一幕。

    韩璐终于反应过来,她羞红了脸,用力推开了死沉死沉的,像石头一样压在她身上的李勇,急忙说道:“没,没有。菲菲,你不要乱说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你竟然还说我乱说?我可是亲眼所见,你们一个在上面,一个在下面,你们……”韩菲突然停了一下,打量着一动不动的李勇:“他怎么啦?不会兴奋得晕厥过去了吧!姐姐,我就知道你的魅力天下无敌。”

    “菲菲,你快别说了!他说我中毒了,他是为了给我解毒,才……”韩璐想要解释清楚,可是有些话,她实在说不出口来。

    韩菲这才想起来,她一个小时前接到了韩璐的电话,韩璐说不舒服,她这才急匆匆的赶回来。看到韩璐好像并没有异样,她惊讶的问道:“中毒?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是啊!我也觉得不太可能。”韩璐一阵后怕。真的不知道谁会和自己有这样的深仇大恨,竟然到了要下毒的地步。虽然商业圈子里也有一些闹得不愉快的竞争对手,但是,远远达不到害命的地步啊!

    “姐姐,或许是他搞错了呢?咱们的爷爷回来了,咱们赶快去叫爷爷看看吧!”韩菲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韩璐起身就要向外走。

    “姐,那他?”韩菲指了指仍然处于昏迷状态的李勇。

    看着李勇直直的躺在大床上的样子,韩璐的俏脸又是一阵粉红。这可是自己的床啊!这可是睡觉的床啊!从来没有被哪个男人碰过,如今,竟然被李勇睡了。

    而且,刚才还被这小子占了老大的便宜。想到这里,只见她大眼睛一转,咬牙道:“我叫保镖把他抬出去,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啊!姐姐,你要是不喜欢他,可以把他放到我的房间里去。”韩菲的眼睛里闪过狡黠的光芒,笑得古灵精怪:“也不用找保镖,我们扶过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菲菲,你想干嘛?”韩璐紧张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没干嘛啊?就是他给我提供的药方非常好,他让我的公司起死回生,他是我的恩人,我要感激他啊!而且,他还是我的大老板,大老板来我家,我当然要照顾好他啦!这是华夏民族传承千年的待客之道……”

    韩菲随便找着借口,就要去扶李勇;反正,她就是舍不得把李勇仍掉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韩璐拦住了韩菲,她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妹妹把李勇扶走,她不敢想像,李勇到了妹妹的房间里之后,会发生什么事情,她觉得她要保护妹妹,所以,她只好做出了牺牲:“就让他睡在我这里吧!”

    “姐姐,那你喜欢他?”韩菲笑嘻嘻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韩璐严肃的回答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当李勇悠悠醒过来的时候,就隐隐听到了一个高跟鞋敲击木地板的声音。声音越来越近,最终推开了房门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李勇还没有睁开眼睛,就听见一声惊叫:“啊……你是谁?怎么会睡在我女儿的床上?你个大坏蛋,你把我女儿怎么啦?”

    李勇终于睁开了眼睛,就看到一位白白胖胖的美妇站在床前,正拿起枕头砸向自己。李勇忽然坐了起来,一把接住了枕头,急忙说道:“阿姨,请听我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美妇更大声的惊叫起来,还捂住了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李勇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他一阵尴尬,急忙往被子里钻。

    但是,他立刻又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自己一丝不挂,结果,他发现,他不但穿着衣服,竟然连鞋子都没有脱。他急忙继续解释道:“阿姨,我和你女儿之间是清白的,你看,我的衣服都穿得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美妇这才移开了一道指缝,果然看到李勇穿得好好的。可是,这又能证明什么呢?每一个人在完事之后,都会穿衣服的,好吧!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什么人?”美妇稍微镇定了一下,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男人……”李勇跳下了床,站在美女面前,惶恐而又诚实的说道。他还打量了一下自己,自己的头发并不长,穿着也是男装,这美妇不会看不出来吧!难道还要自己证明一番?

    美妇都要哭了,她再次问道:“那你为什么会睡在这里?”

    李勇拍了拍脑袋,思索着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哦,天呐。你把我女儿怎么啦?”美妇几乎要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晕倒了,一下子趴在了她的身上,然后,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……”李勇仔细的想了想,他真的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趴在我女儿的身上?你个混蛋……”美妇再也忍不住,什么也顾不上了,挥拳就打向李勇。可是,拳头还没有打在李勇身上,她自己率先晕厥了。

    “阿姨,阿姨……你……不会是来碰瓷的吧!”万分无奈的李勇扶住了美妇,把美妇放在床上。看着美妇落显熟悉的面容,他一咬牙,就使用刚刚恢复不多的力量,再次催动了透视眼。

    观察的结果,令他吃惊,为了美妇不发生意外,他只好使用银针,对美妇进行简单的救治。这一定是韩璐和韩菲的妈妈,要是她发生什么意外,李勇也摆脱不了关系。至少,都不知道如何解释。

    收起银针后,李勇的脑袋又是一阵晕眩;都是救治韩璐的时候,透支了内劲和体力,使得他一时半会无法恢复到最佳状态。

    看着风姿犹存的美妇,他知道,他不能和美妇睡在一起,就急忙推开房门,走向了另一个房间。一头倒在宽大而又松软的大床上,他再次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当他再次醒过来,就听到了一阵交谈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姐姐,爷爷说你是重甙中毒,也不知道谁和咱们家有这么大的仇恨,竟然会用这么狠的毒药?爷爷说这重甙要好几百万一克,非常稀有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解药只有一种,名叫轻甙,这轻甙更为稀有,是重甙价格的十几倍。连爷爷都不知道能不能找寻到。所以,现在唯一能救你的人,就是李勇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说你的重甙之毒,已经被控制住了。以爷爷的医学造诣,也看不出李勇是怎么控制住的。爷爷说他一定是奇才,爷爷已经去寻找轻甙了,暂时没空见他。爷爷说,在他寻找到轻甙之前,你一刻也不能离开李勇。你要天天跟在他的身边,让他随时救治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会天天跟着他。”另一个声音响起来,这显然是韩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那你中的毒怎么办?”这个声音是韩菲,听着韩菲的声音,李勇心里很舒服。叫韩璐整天跟着自己,想想都美极了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叫他整天跟着我,不,也不能整天都跟着,我还要有我的生活空间。我中的毒也不能一下子就要了我的命,如果不舒服,我可以叫他过来。每次都会给他诊金,他只是医生而已。”韩璐不紧不慢的说着,仿佛早已经有了计算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他醒了没有?咱们进去看看吧!”韩菲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才不想看他,还是到你房间里吧!”

    房门轻轻的推开了,李勇听到了韩璐的一声惊叫;“啊!他怎么会睡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不是走错房间了?”韩菲也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“水。”李勇突然翻了一个身,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姐姐,他醒了。”韩菲先是吓了一跳,然后,欢喜道。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李勇会睡在自己的房间里,不过,她并不讨厌。

    “你去端水。”韩璐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去端水?”韩菲反问了一声,还是跑去倒水了。

    李勇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坐起身来,就看到韩璐站在床前,正睁着大大的眼睛,打量着自己,仿佛不认识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韩璐面无表情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李勇反问一声。要是不醒,他怎么可能坐起身来要水喝?

    韩璐也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白痴的问题,可是她真的不知道说什么话啊!只是为了避免尴尬而已,谁知,说了这话之后,越发的尴尬了。她不由得有点发火,没好气的说道:“醒了,就给我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水来了。”就在李勇翻身下床的时候,韩菲把水端了过来。把水递给李勇之后,她笑嘻嘻的说道:“李勇,我姐姐今后就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李勇朝着韩璐深深的看了一眼,确定了在他晕倒时,脸贴着的柔软而又温暖的富有弹性的地方之后,这才笑眯眯问道:“是吗?”

    韩璐本来要点点头,算是默认了。可是,一接触到李勇那坏坏的目光,她立刻昂着高傲的脑袋,目视李勇的头顶处,冷冷的说道:“我只是需要你治病而已。”

    李勇立刻收起了目光,叹息道:“你这个病太难治了,累得我差点吞血。”

    韩璐也知道,李勇在为她治疗的时候,确实费了很大的力气。在李勇晕倒在她的胸脯上的时候,她清楚的看到了李勇额头上的汗水和疲惫的神情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她那水灵灵的大眼睛里,不由得浮现出了一丝温柔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让你白辛苦。你说,你要多少诊金?”韩璐已经做好了大出血的心里准备。不就是钱嘛?她觉得,她完全可以满足李勇的胃口。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