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网站地图】【Ctrl+d 加入收藏】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透视神医

透视神医20_正文 第二十章 没有经验

时间:2018-11-29 13:32:22  来源:  作者:
“滚。”张玉容一脚把抱向她大腿的黄鑫踢开,气愤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一脚,好像把黄鑫踢痛了,黄鑫立刻爬了起来,指着张玉容吼道:“臭娘们,这是我的家,这是我买的房子,要滚,也是你滚。”

    张玉容再次拿起那封信:“你看看,这上面,你写的清清楚楚,你出国了,再也不回来了,所有的家产都给我,是不是?”

    黄鑫一把抓过那封信,就要撒碎,结果,李勇突然走向前来,在他之前,把那封信拿在了手里。黄鑫怒道:“混蛋,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给你?好让你毁灭证据吗?”李勇说着,就把信交给了张玉容并安排道:“张姐,收好了。这个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混蛋,你找死……”恶狠狠的说着,黄鑫突然扑向李勇,就要打人。在他看来,他长得膀宽腰圆,体香二百斤,收拾比他小了一圈的李勇,就跟玩似的。

    可是,李勇一闪身,他就扑了一个空。然后,李勇对着他的屁股一踹,直接把黄鑫踹了个狗吃屎。

    黄鑫惨叫一声,颤颤巍巍的爬了起来。他这才发现,他高估了自己的武力值,自从有了新欢,他已经很久没有锻炼了,身体虚得很,走路都气喘,更别说打架。

    “小勇,给我把他赶出去。”张玉容恨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!张姐,对付这种癞皮狗,我最在行。”李勇笑眯眯的说着,就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黄鑫。

    黄鑫怕了,好汉不吃眼前亏,他转身退出了房间,并回头叫嚣道:“等着,你们这对狗男女给我等着,我和你们没完。我这就找人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黄鑫已经消失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“小勇。”

    “张姐。”

    黄鑫离开后,两人同时讲话,又同时沉默着,客厅里的气氛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张玉容打破了沉默,她一拉李勇的手,说道:“小勇,咱们出去吧!黄鑫一定还会回来的,今晚家里是没法住了。”

    李勇思索道:“张姐,今天可以躲出去,但是明天呢,后天呢?你总不能每天都躲在外面,不敢回家吧!他要是回来,就和他好好谈谈,把事情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勇,你不知道,这事太复杂了,人在气头上,根本谈不拢。再说,我从外地嫁过来,来的时候一无所有,这房子真的是他的,”张玉容忧伤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我在,你不要怕。”李勇打定了主意,帮张玉容把这事处理好。

    “你要陪着我,我好怕。”张玉容拉着李勇坐在了沙发上,又靠了李勇怀里。在她的心里,隐约间,已经把李勇当成了依靠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就在张玉容快要睡着的时候,黄鑫果然回来了。而且,还带着一群混混,气势汹汹的直接冲进了客厅里。

    在灯光的照耀下,黄鑫的胖脸露出狰狞的表情,一指李勇,恨声道:“虎哥,就是他,帮我打断他的双腿,让他永远从我眼前消失。”

    李勇抬眼看向那混混头领,竟然是天虎会的虎子。这虎子上午的时候刚刚向诊所里送去了一个妙手回春的旌旗,心里正感激李勇救了他马子的命。

    李勇不由得笑了,看向黄鑫的眼神里,隐隐现出一丝同情,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!他决定和黄鑫好好的谈一谈,想不到黄鑫竟然要请人打断他的腿。

    在你为他着想的时候,他竟然恨上了你。人心,就是这么叵测。

    你都要打断我的腿了,我和你还有什么好谈的?

    “虎哥,上啊!这小子虽然有点功夫,但是咱们人多啊!大家一起上,每人踢他一脚,也能把他踢个半死。上……”黄鑫看到虎子一动没动,就急忙催促道。他和虎子多年前就认识,也不止一次请虎子帮忙,他认为李勇不够虎子一人打的。

    可是,虎子仍然一动没动;不但他不动,而且,他还拦住身后急于表现的小弟。他是为了小弟好,不想看着小弟上去被虐。

    虎子清楚的知道,以李勇的能力,就是他们一起上,也会被虐成狗。

    何况,李勇对他还有恩。

    虎子之所以混成一个小头目,就是他重情重义,知恩团报,能团结兄弟。只见他对黄鑫的催促置若罔闻,而是对着李勇笑道:“勇哥。”

    李勇还没来得及说句话,那黄鑫已经再次叫嚣起来:“虎哥,怎么回事的?咱们刚才可是谈好了,五万块钱,打他个半死,你不能言而无信。”

    虎子突然看向了黄鑫,那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,下一妙,他就举起了巴掌,啪的一声,狠狠的抽在了黄鑫的肥脸上。然后,他才怒道:“钱退给你,但是,你要想找勇哥的麻烦,老子就和你没完。”

    黄鑫懵逼了,请了个帮手,竟然是仇人的兄弟,还有比这更倒霉的事情吗?

    他捂着被虎子抽红的脸,再也不敢出声,他承受不住虎子的怒火,只好自认倒霉。他想退走,远离这个是非之地,可是,虎子一挥手,有两位天虎会的小弟已经把他拦住了,根本不给他溜走了机会。

    “勇哥,你说怎么处理?”虎子向李勇请示道。

    李勇本想说打他个半死,可是话到嘴边,他就犹豫了。因为他和黄鑫之间毕竟没有深仇大恨,被黄鑫欺负的是张玉容。

    只见他看向张玉容,问道:“张姐,你说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张玉容坐端了身子,不疾不徐的说道:“我要他再也不要回来烦我,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眼前,我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了,让他滚得远远的。”

    李勇点了点头,这才看向虎子,淡淡的说道:“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保证他全都做到。”虎子先答应了一声,这才转身看着吓得双腿发软的黄鑫,问道“你听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刚才还不把李勇放在眼里的黄鑫,现在再看向李勇时,眼睛里已经有了深深的忌惮和恐惧。他不敢违逆虎子的意思,听得虎子问,急忙点头道: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做到吗?”虎子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能,保证做到。我马上离开这里,再也不回来了。”黄鑫表现得很温顺,把所有的仇恨,都深深的隐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再回来,我就打断你的双腿,让你永远残疾。”虎子扬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,是……”黄鑫诚惶诚恐,吓得额头上满是汗水。

    “滚。”虎子一摆手,身后的十多位小弟,立刻让开了一条路。

    在黄鑫狼狈逃跑后,虎子又看向李勇,轻声问道:“勇哥,还有什么吩咐吗?”

    李勇微微一笑,说道:“没有了,谢谢兄弟们。”

    竟然被李勇当成了兄弟,虎子心头一喜,立刻露出了满脸春色,笑道:“不谢,要感谢的是我,谢谢李神医,救活了我的马子。”

    李神医,这个称呼,李勇喜欢。因为在他的记忆里,每一位拥有了回魂玉的医生,都曾被世人称为神医,他,应该也不会例外。

    只是想不到,第一个称他为神医的人,竟然是个混混头目。

    “时间不早了,你们都回去吧!”李勇淡淡的吩咐道。

    虎子一行人离开后,张玉容就把手伸到了李勇面前:“小勇,扶姐姐回房间休息,姐姐的腰都坐痛了。”

    李勇微微一笑,就扶起了张玉容,走向了张玉容的卧室。

    一张大床有两米宽,可以尽情的翻滚。可是,因为发生了刚才的事情,李勇却没有了那种念头。他把张玉容扶到床上躺下,就要退走。

    可是,张玉容突然拉住了他的手,然后,就捧住了他的脸,要吻他。

    李勇有点措手不及,想不到张玉容会这么热烈;刚才,他还以为张玉容受到了打击,已经没有了亲热的意思。这让他一时难以适应,微微有点迟疑。

    感觉到了李勇的迟疑,张玉容突然又推开了李勇,她那敏感的心灵受到了打击,伤心的说道:“我知道你嫌弃我, 我知道你看不上我,我知道,我什么都知道,我已经是半老徐娘了,比不上那些小姑娘,我没有资格……”

    眼看张玉容就要流下眼泪,李勇不知道如何安慰。

    就在张玉容说到这里的时候,李勇突然伏下身子,猛然吻住了那两瓣,被他揶揄已久的性感而又妖娆的红唇。只有这样,才打断了张玉容的话语。

    还别说,张玉容的嘴巴非常柔软,就像两块橡皮糖,甜甜的,湿湿的,滑滑的,给李勇的心头传来了一阵阵奇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在这种奇妙感觉的驱使下,李勇根本停不下来,他舔着,吸着,吃着,还调皮的伸出舌头,翻搅着张玉容的嘴巴,似乎里面还隐藏着更加美味的糖果;他一定要找出来,一定要吃到肚里;一定要吃到隐藏在最深处最美味的东西。

    张玉容睁大了眼睛,看着李勇那猴急而又笨拙的样了,不由得心头一喜。被李勇咬得难受,她就一捧李勇的脸,一扫刚才的自卑和懊恼,露出淡淡的笑容,轻笑道:“小勇,你是不是从来没有接过吻?”

    李勇觉得很丢脸,都是成年人了,要是让别人知道自己都不曾接过吻,实在是丢脸。于是,他舔了下嘴唇,装作很老成的样了:“接过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骗姐姐,告诉姐姐,你是不是处?”张玉容兴奋的问道。

    李勇觉得更加的丢脸了,真想找个地缝躲起来,他红着脸,强硬道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让姐姐看看。”说着,张玉容就向李勇下面摸去。

    李勇把牙一咬,直接把张玉容扑倒在了大床上,开始撕扯……可是,他真的没有经验啊!找了半天,都没有找到地方,最后,还是张玉容把他引导向了秘境。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