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网站地图】【Ctrl+d 加入收藏】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透视神医

透视神医8_正文 第八章 你是什么味的

时间:2018-11-29 13:32:22  来源:  作者:
“走路不长眼睛吗?撞到老娘了。”一位浓妆艳抹的女子一头撞在李勇的身上,就立刻尖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靠,敢碰我马子,活腻了吧!”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,立刻推了李勇一把。他明明看到,是女人撞的李勇,却仍然站在女人的一面。没办法,嚣张跋扈惯了,看到人就想欺负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对不起,他喝醉了,请原谅。”就在李勇想要教训一下这一对狗男女时,胡月雪突然扶住了他,并代他道歉。

    高大威猛的男人露出猥琐的目光,盯在了胡月雪身上。那浓妆艳抹的女子立刻有了危机感,硬拉着那男子向里走。

    “算啦算啦,今个老娘心情好。”浓妆艳抹的女子很大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病啊。”李勇看了一眼,叹息道。他不会和有病的人计较。

    “操,你说谁有病?”高大威猛的男人立刻返了回来,指着李勇怒道:“你真想找死吗?”

    “我说她有病。”李勇指了指那浓妆艳抹的女人道。

    这女人立刻变成了被踩住尾巴的猫,凶巴巴的道:“虎子,打他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没救了。”李勇又叹了一声,眼看着虎子的拳头就要打在身上,他突然踹了一脚,在拳头打下来之前,就率先把虎子踹倒了。

    也是在把虎子踹倒的那一瞬间,他转身向外跑。虎子身边还围着一群小弟,他可不想在这里闹事。打坏了东西还要赔,多不划算。

    在跑的时候,他还拉住了胡月雪的小手,也把胡月雪带走了。

    入手滑滑的,小手很温柔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你放开我。”胡月雪并不想逃跑,再说,她穿着高跟鞋,也跑不快。要是扭伤了脚,那是后悔都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跑出酒吧后,李勇停了下来,笑道:“你如果不跑,他们应该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这时,虎子带着几个人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胡月雪的俏脸上立刻露出了惊慌的表情,没等李勇催促,已经率先跑向了马路边,并拦下了一辆出租车,直接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李勇也想和她一起离开,奈何胡月雪上车之后,就直接关上了车门,根本不给他上车的机会。

    那司机玩味的看了李勇一眼,直接开走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被耽误了一下,虎子已经带着三位小弟追了上来。他们非常猖狂,不停叫骂,手里还举着钢管和匕首。

    李勇看着他们冲过来,并没有再逃跑。他微微一笑,就握紧了拳头,决定收拾一下这些混混。

    自从修炼了扁鹊的心法,身体素质得到了改善,力量也有了不少的增强,刚好在这些混混身上试试身手。

    打定了这个主意之后,李勇迎着虎子四人直接冲了上去。他也没有特定的招式,只是对着眼前的人,一阵猛踢狠打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转眼间,虎子四人就倒在了地上。而这个时候,李勇刚刚找到感觉,他很想继续打下去,再多打一会儿。他踢了虎子一脚,不满的说道:“起来,别这么早认怂,再来。”

    虎子的牙齿都被他打掉了两颗,此时正捂着嘴巴呻吟流泪,哪里还爬得起来?另外三个小混混比虎子还惨,更是不敢起来。

    李勇虽然不过瘾,却也没有办法,总不能在他们没有反抗的情况下继续暴打吧!要是把人打死了,可不好了。

    最后,他只好不满的离开。

    只到这个时候,他才感觉到胳膊上一疼,抬起来一看,竟然有个流血的伤口。原来在刚才的打斗中,他也受伤了。

    这显然是被匕首割伤的。

    看到血不停的流下来,李勇急忙往出租屋里跑,因为那里有包扎伤口的纱布和止血的药品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也顾不上和张玉容之间的不愉快了。

    再说,都这么晚了,张玉容或许早都睡觉了。

    他一口气跑回出租屋,打开电灯,寻出纱布和药品,就开始包扎胳膊上的伤口。就在这时,房门外响起了一个声音:“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?干嘛又回来?”

    李勇抬头看到穿着黑色短睡裙的张玉容,披散着秀发,趿着一双拖鞋出现在房门前。看她一脸的幽怨,显然还在生气。

    这女人的气劲可真大。

    李勇苦笑道:“张姐,你是在梦游吗?!”

    “梦游你个头。”张玉容没好气的嗔道。她这是失眠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是睡不着。一想到男人,她心里就热热的,一想到不愉快的事情,她心里又凉凉的。

    就在这种热凉交替中,她辗转反侧,难以入睡。

    听到动静,她就出来看看。她以为是李勇回来了,这一看,果然是李勇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意识到下午的时候说话有点过,本来想和李勇冰释前嫌,想温柔的和李勇说说话。结果,一看到李勇,温柔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张姐,都这么晚了,你来我房间里,就不怕我吃了你吗?”看着张玉容那睡眼惺忪,娇若无力的迷人样子,李勇都忘记了伤疼。

    “吃我?哼,你敢吗?”张玉容冷笑道。这让她想起了李勇把她推倒又没有动她的那一幕,在她眼中,李勇是没胆的男人。

    怕自己缠着他吗?他也不想想,一个连房租都交不起的人,她有什么理由缠着他呢?

    “你看我敢不敢,等会我就要尝尝你的味道。”李勇嘴上仍然口花花,眼睛却顾不上再盯着张玉容看,他急忙打开药瓶,往伤口上撒。

    张玉容冷哼一声,就要走开。可是,一看到李勇胳膊上的伤口,她就大吃一惊,急忙冲进了房间里,站在李勇的面前,焦急的问道:“小勇,你这是怎么啦?谁打的?要不要报警?”

    “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的,没事。”李勇随便撒了个谎言,他把止血药撒好之后,就又用纱布慢慢的包扎起来。

    “真的没事吗?”张玉容很是担心,这伤口在李勇身上,仿佛疼在她的心头一样。

    她从李勇手里抢过纱布,轻轻的帮着李勇把纱布缠好,然后又打个结,系起来。这时,她才闻到了一阵酒味,皱眉问道:“你喝酒了?伤成这个样了,怎么还喝酒?就不怕伤口发炎吗?”

    李勇从张玉容的眼神里看出了一丝关爱,这让他的心头一暖。

    也使他暗暗决定,这里还继续租下去,不搬走了。他痴痴的看着张玉容的娇美面容,解释道:“张姐,我是先喝的酒。”

    在李勇那赤果果的注视下,张玉容的俏脸红了。她知道人在喝醉的时候,容易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。

    虽然,她需要男人的浇灌,也幻想着李勇能给她想要的,并满足她。可是,李勇受伤了,现在,显然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张玉容努力的克制着,说道:“小勇,早点睡吧!休息几天,就会好了。”

    李勇点了点头,眼睛仍然盯着张玉容看。在他的眼里,张玉容真的很性感,很迷人,也很温柔。

    是的,温柔。

    就在她轻轻的为他裹纱布的动作里,就在她的眼神里,就在她的话语中。最是那一瞬间的温柔,一下子温暖了李勇的心头。

    于是,他忍不住一把抓住了张玉容的手:“张姐,你是什么味的?”

    刚刚转过身去的张玉容身子一僵,就停了下来;仿佛有一股暖暖的电流从手上传到了她的心头,真的好舒服,好刺激。

    可是,她不敢回头,害怕看到李勇赤红的目光。

    李勇的脑袋晕晕沉沉的,意识被酒精支配着,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只是本能的被张玉容的身体吸引着,张玉容在他眼中,早已经变得一丝不挂,完美如玉。

    张玉容很想说,自己是甜枣,很甜很脆的大红枣。

    可是,一想到李勇下午的拒绝,张玉容就满腹的苦涩。她虽然想找男人,却不会找一个嫌弃自己的小男人。

    她心头一痛,就摔开了李勇的手,边走边说道:“姐姐是苦瓜,很苦的,你还是别尝了吧!”

    嘭,房门被张玉容带上了。

    张玉容一离开,李勇就迅速清醒了过来,他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,暗怪自己差一点犯下错误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并没有睡觉,而是按照心法修炼起来。他渐渐的发现,这种心法有伐毛洗髓的作用,使得他的身体变得异常干净,还隐约产生了一道气流,在他的身体里随着血液一起流淌。

    经过一夜的修炼,早晨醒来给伤口上药的时候,他惊喜的发现伤口已经好了,连道疤痕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他抚摸着胳膊上的那块光泽皮肤,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李勇出门的时候,张玉容还没有起床。

    他在路边的小摊随便吃了点早餐,就来到了超市,购买了一些必要的物品。然后,他来到了诊所,开始布置起来。

    诊所不大,布置起来也格外的轻松。

    没多久,李勇就穿上了前任店主留下的白大褂,坐在了药柜前面,开始了自己的行医生涯。

    就在李勇刚刚坐下时,就突然有人走了进来。真是开门大喜,李勇抬眼一看,却是韩菲。

    只见韩菲和昨晚的风格已经截然不同,她穿着牛仔短裤和白色球鞋,上身是一件牛仔小外套,散发着迷人的青春活力,时尚感十足。

    再加上头上戴着的鸭舌帽,尽显潮范和帅气。

    “李老板,我把合同带来了,你签字吧!”

    说着,韩菲一挥手,跟在他身后的一位中年女人就把合同摆在了李勇的面前。并恭敬的笑道:“李老板,请签字。”

    想不到韩菲竟然改变了称呼,这老板叫得,李勇也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接过合同,李勇看到公司的名字为菲菲医药有限责任公司。
上一篇:透视神医7_正文 第七章 这病我治不了
下一篇 透视神医9_正文 第九章 我什么都答应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