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网站地图】【Ctrl+d 加入收藏】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透视神医

透视神医1_正文 第一章 有种今晚你就别回来

时间:2018-11-29 13:32:22  来源:  作者:
砰砰砰!

    “小勇,你在吗?”晚上八点,李勇刚回到出租屋,屁股还没坐热呢,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,紧接着是房东甜腻的询问。

    李勇顿时心中一惊,暗自嘀咕道:“奶奶的,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?”

    今天是交房租的日子,可他前段时间才找到工作,工资还没发呢,之前攒的一点钱早都花光了,现在浑身一毛钱都没有,哪还有脸去开门啊?

    可躲着也不是办法,李勇心中无奈,也只能不情愿的挪动步子,前去开门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张玉容那漂亮的脸蛋显现,她穿着紫色的睡裙,配合着白嫩的肌肤,无处不彰显着成熟女人的韵味。

    似是刚洗过澡,张玉容湿漉漉的头发披在肩上,散发出诱人的香味。

    李勇顿时眼前一亮,闻着张玉容身上的清香,大咧咧的道:“张姐,晚上好啊,最近天气转凉了,要不要我过去给你暖被窝啊?”

    他在这住也有一段时间了,和张玉容也熟,所以开起玩笑来尽是荤段子。

    “你走开。”张玉容嫌弃的退后两步,接着伸出小手,没好气的道:“小子,你少在这给我贫,该交房租了,一共八百块,拿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张玉容还调皮的眨眨眼,一脸得意。

    李勇也想交,可无奈囊中羞涩啊,他直接拉过张玉容的小手,轻轻的抚摸,嬉笑道:“张姐,那个啥,最近有点不方便,要不我下个月一起交吧?”

    “真是个好主意,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,张姐慢走,明天去你家喝茶。”他这话说出来,不给张玉容回绝的机会,直接就要溜进房间。

    可是他刚转身,就感觉左耳一疼,艰难的回过头来,正好对上张玉容恼怒的小脸,而那小手正揪着他的耳朵呢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今儿到底交不交?不交的话现在就给我搬出去。”张玉容早就见识过他这无赖手段,一点也不上当,揪着他的耳朵,娇憨的道。

    “哎呦,疼。”没有糊弄过去,李勇干脆也放弃了,难为情的道:“张姐,我不是不交,是真没钱啊,咱再缓两天,就两天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没钱?”张玉容只是想要房租,看他这个样子,略带吃惊的问道。

    李勇认真的点头,他要是有钱,才不会在这扯这些没用的呢。

    张玉容顿时有些为难,她总不能真把李勇给赶出去吧,两人都这么熟了,她还真做不出那么无情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这小子实在太过气人,她不甘心就这么放过李勇,漂亮的丹凤眼在李勇身上扫视,忽然眼前一亮,指着李勇脖子上的红色吊坠,兴奋的道:“这个,你用它来做抵押吧。”

    李勇下意识的就捂住了吊坠,他从小就是孤儿,这是他父母唯一留下的东西,还指着它认祖归宗呢,要是被张玉容给弄丢了,他所有的希望可都没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李勇只能丢掉面皮不要,不好意思的道:“张姐,这是我父母留下的,不方便,你看能不能换个东西?”

    张玉容也不想强人所难,可在李勇身上扫视一圈,这小子连个像样的手机都没有,更别说能值八百块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她不满的撇撇嘴,双手抱胸,有些傲娇的道:“那你自己说,用什么来做抵押?”

    李勇顿时为难起来,他最大的资产就是那破手机,可还不到五百块,都用了两年了,估计拿出来也会被张玉容嫌弃。

    看着张玉容那傲娇的脸蛋,他眼珠子一转,颇有些兴奋的来到张玉容身边,低头闻着那秀发上的香气,低声坏笑道:“张姐,要不我用身体抵债,咱今晚去你那,我保证把你伺候舒坦咯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他那咸猪手就搭在了张玉容纤细的腰肢上。

    啊……

    张玉容吓得赶紧跳开,小脸羞得通红,恼怒的道:“小子,你再这样,现在就给我搬出去。”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但张玉容的眼睛,还是忍不住在李勇身上多瞟了几眼。

    张玉容虽然三十来岁,可皮肤却保养的很好,就像二十五六岁的大姑娘,再加上她那妖娆的身材,成熟女人的韵味,是个男人就会动心。

    可偏偏她那死鬼男人,在外面花天酒地,好几个月都不回一次家,她这身材虽好,可已经很久没被滋润过了。

    张玉容想到这些就生气,也无心和李勇扯皮,恼怒的道:“我就给你缓两天,到时候你再不交,就给我搬出去。”

    话说完,她直接转身,扭着丰挺的翘臀进了自己家门。

    总算躲过了一劫,李勇不禁长出一口气,两天后就是十五号,到时候发了工资,他也就不会这么不堪了。

    他越想越兴奋,嘴中哼着荤调子,走进房间,仰面就趴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啊……

    可是下一刻,他就从床上跳了起来,乐极生悲,他刚才动作太猛,被吊坠给硌在了胸腔上。

    李勇吃痛的坐在床上,赶紧低头去看伤势,可是这一看,他顿时傻了,奶奶的,吊坠竟然直接刺进了胸腔,鲜红的血液逐渐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所幸李勇就是医生,知道怎么包扎,他赶紧就要去找纱布,可是刚起身,脑中猛地一阵刺痛,接着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迷糊中,一段段记忆汇聚成流,不断涌向李勇的脑海,塞得他脑袋都快要爆了,但那些记忆流却没有半点停下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奶奶的,我竟然要死的这么悲催,真是丢人啊。”李勇不甘而又无奈的骂着,他在蛋疼的时候,想过无数种死法,可却从没想过,会被一堆不知名的记忆把脑袋给塞爆而死。

    他简直不敢想象,等有人发现他尸体的时候,媒体会怎么报道。

    世上最安乐的死法:男子直接睡死;

    世上最悲催的死法,男子被吊坠给硌死;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要是被人知道,他在临死之前,还有这么多逗逼的想法,恐怕会直接笑死。

    李勇乱七八糟的想了一通,他甚至已经做好了迎接死亡的准备,可那些记忆流最后一波冲刺,竟然全部涌进了脑海。

    紧接着他的脑袋一片清明,那些记忆偶尔涌出,就像是他自己的一般,可李勇能够确认,自己确实没有那种经历。

    “哈哈,老子没死。”劫后余生的爽感,让李勇直接大笑出来,他激动的坐起来,不断查看身体,确认没有问题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可是接下来的场景,惊得李勇长大了嘴巴,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眼前原本坚厚的墙壁消失,张玉容浑身不着片缕,一脸幽怨的坐在床上。

    李勇长这么大,还从没在现实中见过女人的身体,此刻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嘴角更是不堪的流出了口水。

    在他的注视中,张玉容忽然看向这边,羞恼的抱怨道:“那个死鬼也不知死哪去了,整天让老娘独守空房,惹火了老娘,给你弄顶绿帽子带着。”

    张玉容虽然在看这边,可似乎并没有发现李勇。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她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,满脸哀怨,似是像找个男人,轻柔的抚摸。

    李勇也没想到,自己竟会意外看到这种场景,不过他却不敢再看下去了,不是不想,而是怕经受不住那种诱惑。

    他赶紧收回目光,转而躺在床上,回想刚才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他娘的也太神奇了,老子的眼竟然能穿透墙壁,看到那边的情景。

    他迫切想要弄清事情的真相,静下心来,开始梳理脑中的记忆,这些东西现在就像是他的一般,只要他想,就能随意翻看。

    在记忆流中翻看,李勇很快就搞清楚了真相,这神奇的事情都因脖子上的吊坠而起,那玩意有个好听的名字,叫做回魂玉。

    只依附在医者身上,等主人死亡之后,就会把主人的行医记忆收进玉中,等到下一任主人的时候,又把前主人的记忆释放出来,而在李勇之前,回魂玉已经有了八十个主人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现在的李勇不仅有透视能力,更拥有八十个医者的毕生经验,其中包含各种行医经验,还有古老的药方,这简直是无价之宝啊。

    而且李勇的透视眼,还有一个神奇的功能,可以透过人体的皮肤,看清里面的病症,这对医者来说,简直就是不二法宝。

    搞清楚了这些,李勇顿时兴奋起来,有了这些宝贝,他还做哪门子的工作啊,随便开个诊所,就能赚翻天。

    李勇越想越兴奋,他恨不能直接跑去医院辞职,可此刻天还没放亮,他只能收起内心的激动,转而找出一套内功心法修炼起来。

    据说这是扁鹊留下的东西,不仅能够强身健体,而且还能用于治病,只可惜这东西几经流传,损失了很多,只有前三层的心法。

    不过这已经很不错了,毕竟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,你总不能要求它还是肉馅的。

    李勇向来看的开,也不管那么多,直接修炼起来。

    心法修炼倒也简单,李勇很快就已入门,他安静的坐在床上,一直修炼到七点,这才起身去洗漱。

    虽然一晚上没睡,但他却一点也不觉得困,反倒是精神抖擞,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。

    他洗漱完毕,着急的就向医院赶去,如此神奇的东西,他得先去试试才行。

    可是他刚开门,迎面就遇到了张玉容。

    今天的张玉容,经过了特意的打扮,一件紫色的紧身长裙,将那窈窕的身姿完全展现出来,右腿侧开着一条很长的岔,裙摆随风摇摆,偶尔间能看到一条浑圆白嫩的美腿。

    李勇不禁看的一愣,脑中不由想起了昨晚看到的场景,不过他现在可不敢再去看了,这万一要是流鼻血了,可就糗大了。

    因为昨天的事,张玉容怨气很大,看到李勇的眼神,羞恼的瞪了他一眼,嗔怪道:“看什么看?再看把你眼珠子抠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穿这么漂亮,不就是给男人看的嘛。”李勇嘿笑一声,在张玉容发飙之前,赶紧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子,有种你今晚就别回来。”等到他跑远了,张玉容这才反应过来,在后面羞恼的吼道。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